爱硒健康网丨癌症肿瘤治疗助手

从崩溃到重生:我与乳腺癌「死磕」的第五年

从崩溃到重生:我与乳腺癌「死磕」的第五年

黄女士看着镜中的自己,几天前还是齐肩的中长发,现在却已经全部剃光,想要再次留回曾经的那个长度,不知道是多久以后了……

想到这里,她再也绷不住了,眼泪像开闸的水一般奔涌而出,病痛的折磨加上心里的委屈、懊恼,她感觉自己正一点一点地陷入沼泽里,久久无法从悲伤的情绪中抽离。

从崩溃到重生:我与乳腺癌「死磕」的第五年

01

曾经只是“听说”的癌症,

竟发生在自己身上

2017年的春天,那时候黄女士正退居二线赋闲在家,闲来无事帮着带带外孙女,偶尔出门爬爬山,和姐妹们聊天饮茶,日子过得很是悠闲。

谁知在4月的某天清晨,黄女士无意中摸到自己胸上有个花生米大小的疙瘩,她感到很奇怪,仔细想了想,这应该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得尽快去做个检查才安心。

于是,简单洗漱过后,黄女士就直接去了最近的社区门诊。没想到这一去,就此打破了她平静舒适的内退生活……

那天正巧碰上社区门诊在做两癌筛查(乳腺癌和宫颈癌),黄女士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医生的建议下做了个B超检查,不料结果并不乐观,建议她再去郑州市妇幼保健院做进一步的钼靶检查。

黄女士心情沉重地离开了门诊,心里面的疑团也越来越大:这究竟是怎么了?会不会查错了?是好结果还是坏结果?

从崩溃到重生:我与乳腺癌「死磕」的第五年

带着这些疑问,她来到了妇幼保健院,做完钼靶检查后,发现结果还是一样不容乐观,确诊乳腺癌的概率达50%!连续两次“情况不妙”的结果,让黄女士变得焦虑起来,“我想尽快治疗!”她坚定地跟医生说道。

但妇幼保健院的医生表示,目前院里的医疗条件只支持手术切除,后续的治疗没有办法进行,建议再去别的大医院看看。

在女儿的陪同下,她们先到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做相关检查,又拿着检查结果到河南省肿瘤医院咨询,两家医院给出的治疗方案都是:先手术切除,再根据情况进行化疗、放疗、内分泌治疗。

几番折腾过后,黄女士慢慢接受了自己得病的事实,也不再执着于在多家医院来回奔波、反复确认,相比于将时间花在猜疑上,此时的她更希望能尽早得到治疗!

为了方便后续治疗,黄女士最终选择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治疗。住院的第二天,医院就为她安排了手术,术后病理分期结果显示,是浸润性乳腺癌II期。

“没想到,以前只是从同事口中听说过的癌症,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黄女士一边回忆着,一边深深地叹了口气。

从崩溃到重生:我与乳腺癌「死磕」的第五年

02

有时候,崩溃只在一瞬间

“让一让,麻烦让一让。”只见一个托着行李、额头微微冒汗的男人,正着急忙慌地快步穿行在医院熙攘的人群中,一边看着手机上的病房号,一边张望寻找着。

当他推开病房进门的那一刻,黄女士愣了一下。眼前这个气喘吁吁的男人,正是她的丈夫,不久前还身处异国的他,现在竟站在了自己的病床前。“我跟公司说了你的情况,他们帮我买了最快的一个航班,一落地我就先过来了。”缓了口气后,他说道。

那时候由于她丈夫的工作原因,夫妻两人是异国生活的。在还不确定自己是否患癌的那段时间里,黄女士一直隐瞒着丈夫,不想让他有过多的担忧,直到术后被告知确诊乳腺癌,才将实情告诉他。

看着妻子躺在病床上憔悴的模样,黄女士的丈夫心里很不是滋味,奔波的疲惫在视觉冲击下已变得不值一提。

从崩溃到重生:我与乳腺癌「死磕」的第五年

手术过后,黄女士又依次进行了6疗程化疗、28次放疗和内分泌治疗。所幸平常身体素质不错,这些治疗并没有给她的身体造成太大损害,副作用也大多能在短时间内得到改善:有时白细胞偏低,就通过饮食和升白针缓解;偶尔身上会出现麻疹、湿疹,到医院治疗后慢慢就恢复了;还有的时候会因为免疫力低下而患上感冒,但通过饮食和药物调理几天,基本也就好了……

这些副作用对黄女士来说尚能接受,唯一让她“崩溃”的是掉发!

“头发从几根几根地掉,到一把一把地掉,我那时候非常担心,但医生说这很正常,化疗很少不掉头发的。想了想反正都得掉光,不如把头发剃了。”尽管已经过去近5年了,黄女士说到这时,声音还是止不住地哽咽。

人们总说“头发相当于女人的第二张脸”,从年少到成熟,它都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在还青涩懵懂的年纪里,拥有一头茂密的长发是众多小女生的梦想,它和我们一同张扬个性、挥霍青春;而随着年纪渐长,头发成为了一张“名片”,它将我们独有的气质展现得淋漓尽致。无论身处在什么样的年纪,头发都弥足珍贵,对于黄女士来说也是如此。

从齐肩的中长发剃成光头的那天,是她患癌以来第一次崩溃大哭,她也不知道这夺眶而出的眼泪究竟是因为对头发的不舍,还是源于积压已久的复杂情绪。

有时候,成年人的崩溃往往就在一瞬间,无人能帮,唯有自渡。

从崩溃到重生:我与乳腺癌「死磕」的第五年

03

所有的美好,定会如期而至!

结束放化疗后,为了更好地控制病情,黄女士在医生的建议下开始了内分泌治疗,从2017年11月开始到现在,一天一粒药,已经服用快5年了。

在这期间,黄女士每天都按时吃药,做做家务,料理一日三餐,偶尔帮着亲戚照看小孩,空闲时候和家人散散步,和姐妹们聚会闲聊……日子似乎回归到了以往的退居二线生活中,但却又有了些不同。

从崩溃到重生:我与乳腺癌「死磕」的第五年

她更洒脱了。不再成日苦恼掉了多少头发,不再害怕他人的眼光,“反正慢慢都会长回来的!”她明白了头发长或短都只是暂时,唯有抛下烦恼才能够将快乐延续。

她更坚强、更乐观了。以前总认为癌症是“非生即死”的单选题,现在她懂得了即使是患癌,日子一样可以过得有滋有味,该玩就玩,想吃就吃,不要给自己贴上“癌症患者”的标签,束缚住享受生活的权利。

她更了解乳腺癌了。平常没事的时候,黄女士会看看书,学习一些乳腺癌的基本知识;也会到“觅健”APP中和病友交流,阅读他人分享的抗癌经验,体会到了“抱团取暖”的力量。

她更懂得亲情和友情了。丈夫的异国奔波,女儿的忙前跑后,亲戚姐妹们的温暖相伴,都将她紧紧地包裹在充满爱的环境中。尽管抗癌的路上可能布满荆棘,但这些温暖会是最有利的武器,带着她一路披荆斩棘。

回想与癌症斗争的这五年,有喜悦也有眼泪,还有疼痛和崩溃,但黄女士始终没有放弃过自己,她把这些酸甜苦辣的回忆都当作“宝藏”,时不时地用来激励自己,同时又安慰他人。能拥有如此坚强的意志,抗癌定也不在话下,相信所有的美好,一定会如期而至!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