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癌症肿瘤治疗助手

五年后还有转移风险?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患者如何突破治疗困境

CDK4/6抑制剂的出现,显著改善激素受体阳性(HR+)晚期乳腺癌的生存预后,改变了其治疗格局,从此HR+晚期乳腺癌的治疗迈入靶向联合内分泌治疗新时代。

然而,随着CDK4/6抑制剂的临床应用越来越多,新的难题出现了,即CDK4/6抑制剂治疗进展后的最佳治疗方案尚无定论

CDK4/6抑制剂进展后的治疗

靶向药物(例如:mTOR抑制剂、PI3K抑制剂等)治疗效果有限,中位至治疗失败时间约5个月[1]。

化疗的缓解率、疾病控制率有限,且严重影响患者生活质量。

多线治疗失败后的HR+晚期乳腺癌患者生存预后依旧是个难题。

值得庆幸的是,近期国内新上市的靶向Trop-2 ADC药物戈沙妥珠单抗(拓达维®)给HR+晚期乳腺癌患者带来治疗新选择

新药,突破治疗困境

靶向Trop-2的戈沙妥珠单抗是新一代ADC类药物。

戈沙妥珠单抗中1个单克隆抗体偶联了约8个超强的细胞毒药物SN-38,具有稳定的抗肿瘤作用。

两者中间的连接子会在特定的肿瘤环境酸裂解或是溶酶体蛋白酶的作用下裂解,这种机制将会消灭肿瘤细胞,却基本不影响其他正常的细胞。

戈沙妥珠单抗过往已在三阴性晚期乳腺癌中展现出优异疗效,而Trop-2靶点在HR+乳腺癌中表达超过60%[2-3]‍,因此研究学者们也将目光移向HR+晚期乳腺癌患者群体,试图探索更多的可能。

那么戈沙妥珠单抗是否真的能在HR+晚期乳腺癌中发挥作用呢?

治疗新选择,多线治疗后仍能获益

*TROPiCS-02研究:一共纳入了543名接受过内分泌治疗、CDK4/6抑制剂、紫杉烷等多线治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患者,其中272人使用戈沙妥珠单抗治疗,271人使用医生选择的单药化疗。

2022年6月5日美国临床肿瘤学年会(ASCO)上公布了III期TROPiCS-02研究结果:

戈沙妥珠单抗用于既往接受过内分泌治疗、CDK4/6抑制剂和二至四线化疗等高强度治疗的HR+晚期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相比医生选择的化疗(艾立布林、卡培他滨、吉西他滨或长春瑞滨)方案:

显著降低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34%;戈沙妥珠单抗12个月的无进展生存率是化疗方案的3倍

这是令人十分欣喜的数据,相比较医师选择化疗方案组,戈沙妥珠单抗组有显著的临床获益,意味着对于多线治疗后HR+晚期乳腺癌患者有了全新的治疗选择!

改善生活质量,副作用可防可控

与药物疗效同样备受关注的,还有其可防可控的药物副作用。

副作用

TROPiCS-02研究中表示戈沙妥珠单抗的不良反应可防可控。主要不良反应为中性粒细胞减少和腹泻,总体耐受性良好

ADC药物中较为常见的副作用间质性肺病(ILD),戈沙妥珠单抗的临床试验中目前还未发现,且有放射性肺炎及有心肺部基础疾病的患者,也可考虑戈沙妥珠单抗。

生存质量

TROPiCS-02研究中显示,比较医师选择的化疗方案,戈沙妥珠单抗可显著改善生存质量。在整体健康状态方面,中位至恶化时间为4.0个月比2.9个月;疲乏的中位至恶化时间为2.1个月比1.4个月;疼痛的中位至恶化时间为3.7个月比3.4个月。

由此可见,对于经过多线治疗的HR+晚期乳腺癌患者来说,戈沙妥珠单抗提供了更好的治疗选择,且较为平和的副作用反应,也更能改善患者治疗期的生活质量,促进更好的康复。

此外,目前戈沙妥珠单抗III期亚洲临床研究也正在开展中,旨在比较戈沙妥珠单抗与医生选择药物(艾立布林、卡培他滨、吉西他滨或长春瑞滨)用于既往至少两种化疗方案治疗失败的HR+、HER2-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的疗效与安全性[4]。

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迎来治疗新选择

HR+乳腺癌的治疗已从“后内分泌时代”逐渐变成“后CDK4/6抑制剂时代”,随着治疗线数前移,CDK4/6抑制剂经治人群的后续治疗成为了研究学者的又一重点。

今年6月7日戈沙妥珠单抗在国内获批上市,作为全球首个且唯一获批的Trop-2靶点的ADC药物,戈沙妥珠单抗在晚期三阴性乳腺癌的治疗中获得了优异数据。

TROPiCS-02研究的成功进一步证实了Trop-2 ADC药物戈沙妥珠单抗在CDK4/6抑制剂治疗进展后的HR+晚期乳腺癌中的价值。

我们也期待其在HR+乳腺癌晚期一或二线甚至更前线能有更多的临床研究,让患者在更早期的阶段就能用上药物。

在ADC药物快速发展的黄金时期,戈沙妥珠单抗当之无愧地成为Trop-2靶向ADC赛道的领跑者。我们也希望该药能够在乳腺癌的其他不同类别中继续探索,使得更多的乳腺癌患者能从中获益。

封面图片来源:稿定设计

参考来源:

[1]Turner NC, et al. N Engl J Med. 2018 Nov 15;379(20):1926-1936.

[2]Hammood M, et al. Pharmaceuticals (Basel). 2021 Jul 15;14(7):674.

[3]Zhao W, et al. Oncol Rep. 2018 Aug; 40(2):759-766.

[4]Laura Spring,2022 ASCO Annual Meeting Abstracts,512 poster discussion session

[5]https://meetings.asco.org/abstracts-presentations/208280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