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癌症肿瘤治疗助手

父亲肺鳞癌,化疗效果明显,却败在了肺部感染,4点反思很后悔

父亲76岁,确诊肺鳞癌,无法手术,采用化疗加免疫治疗。七次化疗历时半年效果很好,肿瘤缩小,身体也能承受,生活质量有保证,体重从确诊时110斤长到快140斤,一切都挺好。中途有过轻微肺内感染,抗生素七天后肺内炎症消退。

原计划八次化疗后拉长疗或只用一种化疗药维持,没想到第七次化疗刚出院回家就发烧了,第二天喘不上气,紧急回医院。肺CT显示肺内大面积感染,当晚呼吸衰竭转入icu,气管插管。icu收治后即告知很严重,不必太积极。由于前期肿瘤治疗效果很好,无法接受就立即放弃。经与肿瘤科沟通,怀疑免疫性肺炎合并其他严重肺内感染,激素冲击同时抗生素。

第二天icu主任再次劝放弃,称健康人这么重的肺内感染都挺不过,何况肺癌晚期病人,不建议采用很贵的药和措施。我听不进去,觉得应该搏一搏,主要是考虑前期肿瘤治疗效果那么好,不甘心放弃。再次与肿瘤科沟通,意见一致,要搏一搏。于是采用丙球加激素(丙球在院外药房买,每天5440元,用五天)、调整抗生素、做血滤(血滤管7000不报销,院外买药两天1800元),送院外检测病毒细菌(5800元)等等。

采取这些措施五天后,白介素由5000降到103,降钙素原也在下降,白细胞由0.03恢复正常值。期间肝功升高,用药后慢慢下降,可是肾功也逐渐不正常。第四天肺CT检查,肺内感染面积更大了。第五天父亲咯血、消化道出血,始终在icu内气管插管,无法脱机。这期间我承受了很大很大的压力,一边是icu每天劝放弃,一边是肿瘤科觉得还有希望,同时有过相同经历的病友成功挺过又给我信心。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不断地自我肯定、自我怀疑,不知道坚持是否正确,不知道父亲在里面是否煎熬,虽然icu告知父亲是没有意识的,用了镇定和镇痛,可是推出来做CT的时候,明明是使劲睁开眼睛使劲动肩膀,当时护士不让跟他说话,让他保持平静。

母亲也承受不住每天的等待,也心疼我每天耗在医院,劝我放弃。可是看着炎症指标逐渐下降,我不想此时放弃,在icu提出换更贵的抗生素(院外自费买)并且告知我希望不大时,仍选择用了两天。

每天在icu门口守着,等来的是大夫说还是很重。我问可是指标都在好转啊,大夫说你不看看他每天用多少药,都是药物维持。有好转的,但是还有什么什么在恶化。每天不同的管床大夫劝我算了,甚至直白的说不想看我花钱了,他们根据情况需要下医嘱(院外买药),但我可以拒绝。icu主任也说再换什么什么抗生素买都买不到,得到外面淘。

在icu大夫、主任、亲属的不断劝说下,我感觉扛不动了,也逐渐想明白不应该这么自私,为了自己不后悔而拼命地搏,不考虑经济、不考虑刚上幼儿园的孩子每天见不到妈、不考虑母亲的感受、不考虑父亲的愈后(就算这次能抗过来,但要在icu治多久,转到普通病房又得多久,以后还有没有生活质量,肿瘤还会进展、转移)。

最终在第七天同意放弃,与icu商议了如何不痛苦地走:镇定后脱机,但是保留气管插管(气道开放,但是脱机不打氧),这样镇定药效过了后还可以注射镇定。

(我记得当时icu主任是这样跟我说的,如果全部拔管,最后只能憋死,很痛苦的时候也不能注射镇定,违背原则,因为注射镇定会加快死亡,医生不能这样做。但如果保留气管插管,就可以注射镇定。)

脱机前得以进入icu与父亲告别(因疫情icu不允许家属进入,没有每天的探视时间,从父亲进入icu病房,只在推出做ct时见过一次,告别时将病床推到门口见了一次)告别的过程太心疼了,不想多说了,最后签了字。

将结果告知了肿瘤科主任,主任回复我:“还是挺难过,与北京协和某主任通过话,觉得还有希望。”瞬间又把我的心撕裂,但已签完字,家人已着手准备后事。我回复:“怎么做我都会后悔的,就这样吧。”

原以为脱机后父亲无法自主呼吸,会在镇静药的作用下无知无觉地慢慢离去,可是脱机后父亲仍坚持到第二天下午才走。期间我又开始自我怀疑,是不是我过度治疗,让他走也走不快。

既然能自主呼吸,是不是不该放弃。内心极度煎熬。直到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是我把事情搞得很糟。第一,父亲确诊肺癌后,是我极力劝说他化疗治疗,化疗几次后他不愿再去,也是我不断说服他。化疗效果明显后我就放松了警惕,明知道免疫药物易引起免疫性肺炎,却没有细心观察,也没有提醒父亲多关注自己的身体,有不适赶紧说。

大夫说发展到这么重的肺内感染起码得三天,可是我们谁都没发现,大礼拜我还带着孩子在父母家,父亲也没表现出不适。周日晚上发烧也没有及时回医院,周一下午呼吸困难才去医院。

当时母亲躲在卫生间给我打电话,因为父亲不想麻烦正在上班的我。第二,决定放弃后告知了肿瘤科主任,肿瘤科主任说看了片子感觉还有希望,希望在哪里我当时已经不想去问了。

后来icu主任说肿瘤科主任给她打电话问情况,她给她解释了一通,同时也是给我解释为什么该放弃。当时已签完字,说的什么我也听不进去了。但是肿瘤科的这一句有希望一直让我耿耿于怀。

第三,关于最后做的措施是否正确,是否该保留那个气管插管,如果全部拔管,父亲可能会早点走,少受一天一夜的罪。脱机的当天下午家里一个亲戚来到医院,是我妈派来,说我年轻没经历过,让家里来个老人陪着我。

亲戚岁数大,耳朵背,来了看到icu不让进很不理解,非要进去看看,按门铃找大夫又把父亲推出来(icu已经够通融了),我当时身心俱疲也不想跟亲戚多讲。这一看不要紧,父亲跟上午我跟他告别时的平静完全不同,我以为是在镇定药物下睡着,完全不是,大大睁着眼睛,扭动身体,急促的呼吸。

我一下子崩溃,明明和主任商议的是没有痛苦地走,为什么是这样。镇定药呢,不是打了镇定药吗。此后这一幕常常出现在我的脑海,当时是不是就该全拔管啊,父亲直到走还插着气管插管。

第四,父亲走后多日去医院结算,肿瘤科加icu共住了11天,花费八万多,医保报销后才自费一万八,加上院外买药、检测,一共花费五万二。结算完我坐在大厅椅子上痛哭,才花了这么点钱我就把父亲放弃了,我还能花得起呀。院外药和检测都是icu前期的费用,如果当时继续治疗,后续可能都是医保能报销的费用了,也就是10天再花一万八,能承受的起啊,再有10天父亲是不是就好了。

太多的后悔,太多的不甘心,虽然身边人包括母亲都觉得做的对,后事处理的也满意,可是我无法释怀。没有人能够诉说,自己一遍遍的回忆,上下班的路上忍不住地想,一幕幕,一步步。梦里也总是医院的场景、父亲最后的场景。后悔为什么到最后也没能让父亲安详地走,他最后有多痛苦呀,都是我一手造成的。

爱硒健康网–医学顾问点评

抗肿瘤治疗是在疗效与风险之间寻求平衡,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副作用的处理、抗感染的干预,文中作者因为只看到了化疗的利好效果而忽视了潜在的风险,因为在化疗的过程中,文中作者父亲有过一次肺部感染,这其实就是一个高危因素了,如果加以重视,通过密切监测,可能就不会发展成后续结果了。

目前来说,在化疗期间除了医院内的抽血检查、影像学检查之外,有条件的还是要在院外做CRC监测+精准免疫力评估,除了更直观地评估疗效之外,更能够看到目前身体的免疫力状态,从而评估感染风险有多高,进而提早干预!

爱硒健康网–抗癌管家温馨寄语

本文转载自知乎作者“小寒”,如有侵权、联系删除,“爱硒健康网”是国内独家专注于肿瘤防复发监测、干预、管理为一体的癌症社群运营平台,如果您想咨询CRC监测、免疫力评估等最新抗癌、防复发技术,请私信“进群”,加入我们,免费获得医学顾问一对一指导!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