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癌症肿瘤治疗助手

每天一个小故事——“永远不要让我的女儿没有母亲”

胡小银(化名),46岁,六年前被诊断出患有早期乳腺癌,现在已经过了5年的生存期

“我不能死。我不能让我的女儿没有母亲。她的青春期应该有人来管理。她生孩子的时候我会在她身边,当她和丈夫吵架的时候,我得让她有地方可以哭。”

胡小银(化名)回忆起自己最初几年的抗癌经历,笑着说自己的记忆“有点模糊”。但实际上,那一年的痛苦和绝望、坚持和斗争仍然历历在目。

“医生,我还有几年的时间。你告诉我,我可以制定一个计划。”

胡小银仍然清楚地记得,她被发现患有乳腺癌的那天是2016年11月8日。

前一天晚上,她发现自己右侧有一块硬块。当时,公司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要做。忙碌之后,她打电话给医院的一位医生朋友。一个朋友告诉她去医院检查。结果,两位医生一完成触诊,就开始走到一边,低声讨论。她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当医生打开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查时,他给她打了一剂“预防针”:“如果没有什么,每个人都会高兴。如果有什么,我们就承认运气不好。”她一听到就哭了。

诊断后,胡小银的第一句话是:“医生,我还有几年的生命。告诉我,我可以制定一个计划。”医生回答说,存活时间应该是十年。

同一天,她在医院做了一次手术。她回家收拾行李,整晚都没睡着。第二天,她拉了一个手提箱出差,并告诉住在广州的母亲和妹妹,这是一次商务旅行。第二天,她接受了手术,切除了整个右侧。

“我觉得很委屈。我从来没有做过坏事。为什么我会染上这种病呢

?”胡小银那年才40岁。她正计划和她的朋友开一家工厂。甚至连工厂的名称都已经建立起来,正准备做一件大事。然而,疾病突然把她从理想的高度抛到了现实的高度。活着,成为了她最高的期望。

女儿看着母亲右胸上的大伤疤伤心地哭了起来

是她的父母和女儿,让她接受现实,坚定地面对现实。“当时我想的是,我不能死。如果我死了,我的父母和我5岁的女儿怎么办?我决不能让我的女儿没有母亲。我必须让我的女儿在青春期得到管理,生孩子时有一个肩膀可以依靠,将来和丈夫吵架时有一个哭的地方……”

她开始积极配合治疗。化疗后,非常痛苦。每次我看到护士拿着注射器向她走来,我就开始感到全身疼痛。化疗后脱发也让艾米难以接受,她更担心自己年幼的女儿的恐惧。一天,她忘了戴假发,回家时只带了一顶帽子。

这位毫无防备的女儿看到这件事时觉得很可笑,突然摘下帽子。小女孩一看到母亲的秃头,立刻哭了起来,说她母亲是怎么变成怪物的。胡小银非常伤心,她不得不安慰女儿:“妈妈在和你变魔术。”过了一会儿,她悄悄地戴上假发,女儿放声大笑。

缺失的右乳房也让她难以面对。为了挽救自己的生命,他毫不犹豫地把整个东西搬走了。但当她取下纱布的那一刻,她惊呆了。有一次我和女儿一起洗澡。女儿看着母亲右胸上的大伤疤伤心地哭了起来。

后来,她终于让女儿明白了母亲得了什么病。女儿哭着央求她:“妈妈,你不能死!”她决心不死。“当我想到我的女儿时,我一咬牙切齿,所有的痛苦就消失了。”

胡小银感叹道,癌症的康复之路需要全家人的陪伴。让她感到温暖的是,在整个治疗过程中,她都有丈夫陪伴。从手术到化疗结束,她在医院住了16次,治疗非常顺利。现在,她几乎忘记了自己是癌症患者。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