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癌症肿瘤治疗助手

肺癌——扶正培本求本源,中西结合抗病毒

患者男性,35岁。

病史:患者为右肺低分化腺癌术后2月余,肿瘤大小 4cm x 3cm,纵隔淋巴结(4/12),分期为12N2M0。曾应用紫杉醇联合顺铂方案(TP 方茶)化疗2周期,化疗期间出现III度骨髓抑制和 III 度胃防道反应。化疗后复查胸部CT提示右下肺门稍大,纵隔淋巴结无肿大,肿瘤标志物正常。为行第3周期化疗来诊但患者对化疗引起的毒副反应心有余悸。

刻下:轻咳,疼多色白,乏力明显,恶心明显,时有呕吐,每日散步1千米,活动后乏力加重,纳少.二便尚调,无发热,余无明显自觉症状。舌质红苔薄黄,脉沉细。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辨证:肺脾气虚,胃气上逆。

立法:补益肺脾,理气降逆。

处方:

黄芪 枸杞子 鸡内金 旋覆花

太子参 浙贝母 甘草 代赭石

鸡血藤 焦三仙 菟丝子 女贞子

砂仁 木香

日1剂,水煎服。

服药14剂,每日1剂,二诊症见乏力减轻,恶心呕吐末作,能散步3千米,仍咳,痰白色量减少。守方加紫苑 、款冬花,继服14剂。化疗期间出现II度骨髓抑制,I度胃肠道反应,化疗耐受性明显加强。三诊症见咳轻,痰减,继以上方加减服用3月余,化疗顺利进行,未出现特殊不适。

在肺癌辨治思路方面,紧抓“内虚学说”的核心思想,将“虚、痰、瘀、毒”四大基本病机贯彻于肺癌诊治整体过程中。本案为肺癌术后辅助化疗中,应属疾病早中期,基本病机以虛为主,复加手术、化疗大伤正气,因此病机因素当以虛为本,病性属虚,病位为肺脾,涉及肝肾。

立法处方方面,我认为术后正气大虚,补益重点在于益气养血,补益肺脾;而复加化疗后骨髓抑制,病机乃属脾肾不足,病位涉及脾肾,用药重点顾及补益脾肾;而恶心、呕吐等化疗所致消化系统症状,乃为胃气上逆,气机调畅失常所致。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