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癌症肿瘤治疗助手

愚昧的肺磨玻璃结节,定位在豫北大地

一周来,会诊的磨玻璃结节不少,但没有几例够得上我真正手术的指征,不是经过数字影像精准分析后评判的良性结节还是被朋友果断地切除,便是必须按照指南动态监测对比后决定进一步临床策略的首发磨玻璃结节或允许观察的<8mm最高纯磨AIS腺体前驱病变阶段。

“XX医院肺结节手术超多,我们要向他们学习,短短的十几天便做了二十台肺结节”,带着羞愧的心情,更怀着摩拜的态度前去病理科寻根问底。

毕竟经过自己会诊的肺结节真的不少,但真正需要及时手术治疗或中断随访临床干预的不超过1/10,难道我的肺结节治疗理念是错误的?还是我潜心钻研的“肺磨玻璃结节临床数字影像动态分析”早已不符合潮流而落伍了?在我的手术病人,肺结节术后恶性病理(AIS以上病理分期)符合率早已在95%左右,相比于较少的手术,但坚持薄层数字影像多模态动态对比、术前常规三维手术规划、肺段切除亚段切除或联合亚段切除,已经是自己处理浸润前期以磨玻璃成分为主的肺结节的主要手术类型。

跟随不断成熟的肺磨玻璃结节共识,我个人对自己设定的手术指征底限为:长期随访精准对比后AIS向MIA发展的阶段!而实性小结节,“良性衡量、恶性很恶”,更需要CT影像或增强扫描进行短期治疗后精准评判。熟读侯医生科普的朋友,一定还记得不止一次地正确判断了良性肺实性结节。

如此而言,小区域怎会有如此密度的恶性肺磨玻璃结节?难道和其它的致癌因素有关吗?

但,当我随手看到肺结节的资料,短短的两周左右,便发现了近10例的良性肺结节术后病理报告!

当时的心情,哇凉哇凉的!我突然感到了自身的可笑至极,我在极力宣扬正确的肺结节理念,在坚守肺结节的临床《指南》,在宣扬胸外大咖、影像大咖的讲座以及如何正确的引导大众看待体检发现的肺结节……

不曾想,这种然并卵的作为,只能使自己的业务减少,而那种迁延已久的“过度”只有更疯狂。

是我们中原大地的肺更能耐受手术的摧残,还是我身边的豫北人民更惜命于一枚良性的肺结节?

这种良性率几乎占到了50%占比的肺结节手术,有没有术前CT影像的精准评估,有没有随访对比寻找“蛛丝马迹”改变的量化依据,有没有心中“肺磨玻璃结节质量控制标准”呢,谁来监管、谁来监督……

短时间,我的大脑完全凌乱,原来如此的手术量便是这种切切切的车间罢了。

看到院内络绎不绝排队体检、胸部CT扫描的队伍,我似乎看到了这种“对肺结节的杀戮”更会愈演愈烈。我似乎开始怀疑:是否真的有一种“链条”在源源不断输送着肺结节?

它们完全可以接受最为正规的CT影像甄别,即使真正的“高危磨玻璃结节”,至少一次的随访对比再做手术,都等不及吗!

肺磨玻璃结节的质量评估体系,早已形成共识,至少在2018年,侯医生便科普了上海肺科医院起草的《胸外科肺结节质量评估》,它涵盖了CT影像的质量控制、多学科评估的质控、术前评估以及手术规划的质量控制,归根结底便是为了最大程度的避免肺结节过度的诊断和手术。

在我进修的复旦中山医院胸外科,对于CT影像表现的纯磨玻璃结节几乎所有的医生都会“网开一面”,毕竟这些惰性以贴壁、腺泡型存在纯磨相比以微乳头型、实体型存在的实行成分结节,影像变化才是切除的最佳指征。

甚至于,在一家医院(这也是侯医生向往的境界),如果术后恶性病理的符合率低于90%,作为主刀医生是要被惩罚的。“病人紧张要求手术”这是太过甩锅的解释,专科医生,要有更为专业的评判和临床策略,你不敢评判结节、你不敢担当,大众更不可能自我决定。这才是胸外科医者本该有的气质和对手术治疗的崇尚。

我的老师王群教授,早已积累了几千例随访的磨玻璃结节;日本学者早已摒弃了发现即切的陋习,早已开始思考并随访2cm更大的磨玻璃结节,因为,连侯医生也明白,那些切除后100%治愈的一类肺磨玻璃结节,还能称之为真正的疾病吗,果真手术才是唯一长寿的手段吗?

磨玻璃结节,大智慧,它早已超越了医学的单纯而存在,归根结底,便是对生命整体和价值观的考量。

话不多言,就如电视剧《亮剑》主角赵刚那种忧国忧民,在制度和意识形态冲突时揭案而起,怒发冲冠般;侯医生忧医忧患,更为这种不作为的流氓行为而不再欲言又止。但平民医者,我又算得了什么呢?

即使你不便担当,为这些磨友说一句也好:一次体检CT检查,没有对比,不能最大程度地做出诊断。随访一次也不会延误病情……

可惜了,这么多本有可能避免切除的肺;可惜了,又多了几位肺残缺的健康人。

但侯医生更为担忧的是,如果今后再发肺结节,而且果真是需要手术切除的分期,这些良性结节被切除的朋友们会不会因为第一次的手术经历,而懈怠而拒绝真正需要的手术治疗。这才是最大的悲哀。

肺结节,愈发薄层的CT扫描下,随时检查随时会有,发现即切,这便是一种“迷失”,是过度惜命下的“愚昧”,为医为患都毫不为过。

回想几年来,作为主刀的侯医生为研习磨玻璃结节影像、二维辩识、无创定位、三维重建、VR现实……早已双眼渐花,好容易有了肺结节影像精准分析、批驳过度诊断过度手术的底气,但此刻,我突然泄了气,学而无用:百姓不需要、因为只想结节怎么没,同行嗤之以鼻因为我挡了财气,我的诊断和临床策略很可能干扰了原本的切切切。

也许,在这种毫无质控、偏离手术指征的肺结节杀戮之地,我只能收起丰羽,磨刀霍霍,加入创收的大军,垂涎于短视之下的利,献媚于“链”的每一个节点,为每一枚肺结节而争抢而内耗……?重拾商人的经营头脑?

也许,完美主义的人,本就不该学医;诚然,医学本就没有完美;但,肺磨玻璃结节、经翔实数字影像精准分析后的肺结节,难道不能做到尽可能的完美吗!

遇到了如此糟心的事,侯医生肺结节的科普一时间也没了动力,“好大夫在线”个人工作站的一位肺结节图文会诊也刚刚想起,那是一位焦急的磨结朋友,由于意外孕育,是留是流,请我给出最科学的评判。豁然想起:这才是我的执守与初心。

草草驻笔,点到为止,毕竟“肺磨玻璃结节的真实世界”是如此的迷失与无奈。真心希望那种对肺结节丝毫不知的“愚昧”早些文明起来,让我们的肺不再无由的缺失、让大众感知感性中接受必须的手术,如此,才能在即使恶性的手术之后拥有更快乐的人生。

亲爱的朋友,每一座城市都有不同的故事,但我坚信伴随日益增长的大众肺结节科普知识的掌握,我们会从丝毫不知的愚昧很快走向以生命整体、医学人文为主导的肺磨玻璃结节文明的时代!

编者按:本文可能引起部分人群不适,严重时只能删文了之。但只谈现象,不循根源,如此密集的良性肺结节切除术,本就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应该足以警醒大众,更应该唤醒迷失的“仁心”,但医生真心希望这只是巧合只是个案。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