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癌症肿瘤治疗助手

乳腺癌患者的六年:我的身体不健全了,可我像凤凰般涅槃重生

2020年11月6日是我乳房出走的六周年纪念日,其实从未刻意记住这个日子,但每年到了这个时间点,我的潜意识就在提醒我:又到这一天了。可见生命里印象深刻的事情,总是难以忘怀。

乳腺癌患者的六年:我的身体不健全了,可我像凤凰般涅槃重生

我不以为然的肿块,却被医生“判了刑”

加入觅健这个大家庭以来,作为一名同病相怜的病友,看到姐妹们治疗期间的各种担忧,我都深有感触。想说点什么又想写些什么,可迟迟不愿开口也不想动手。一是因为不知从何说起,二是实在不愿回顾治疗期间的种种。

我是2014年10月底发现右乳上的肿块,说句实话,我和姐妹们一样,平时身体康健,性格开朗,爱说爱笑,从不认为自己会和癌症扯上关系。我们单位同事说做彩超发现自己乳房里有结节,我还大大咧咧地说:“放心,没事!哪有那么多癌症,想得癌的愿望也不容易实现的。”

结果仅仅只过了两个月,我没做彩超,就摸到自己右乳里的肿块。

乳腺癌患者的六年:我的身体不健全了,可我像凤凰般涅槃重生

图片来源:摄图网

当时虽然心里“咯噔”一下,但仍心存侥幸,以为自己平时身体比同龄人好,不以为然。直到一个平时要好的一个小姐妹提示我去检查一下,我才漫不经心地上网搜索了一下,觉得自己可能是纤维腺瘤,只需做个小手术。

等到了医院做彩超,年轻的医生拉着我的手,不让我走,非得让她的老师再看一下,还轻声议论什么「不够规则」、「有血流」、「有强回声」等一些听起来不妙的名词。

他们若有其事的样子,令我紧张起来。

我拿着单子让医生看,医生说:“放宽心,要么做个钼钯再看看,要么穿刺检查一下。”他说着让我放宽心,我的心却立刻揪了起来,感觉这个肿块没我想的那么简单!

恍恍惚惚走出医院,我立刻掏出手机百度彩超单子上的各种名词符号。

我明白了,我很可能得了癌。

一夜无眠,第二天与老公换了一家医院再看,医生搭手一摸,说不管是不是坏东西都得手术,最好是越快越好。医生的这番话,等于给我“判刑”了。

老公觉得我是一名职业女性,年纪也不大,建议去省肿瘤医院手术,最好保乳。隔了三天,我就住进了省肿瘤医院,穿刺结果是导管内癌,不排除浸润。

医生说可以保乳但必须放疗。我立刻又上网百度,发现导管内癌癌细胞会在导管内多处生长,又征求了妹妹的意见,最后决定不保乳全切。

乳腺癌患者的六年:我的身体不健全了,可我像凤凰般涅槃重生

全切了,我成了一位乳腺癌患者

手术前一夜,我在洗澡时,看着自己的身体想:我的身体再也不会这么健全了。不禁黯然神伤,但最终忍住眼泪没有落下。

手术那天,我躺在病床上被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望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却再也控制不住流下了眼泪,不知是害怕,还是紧张,心里空荡荡的,而泪水怎么也擦不完。

当我从全麻中被人叫醒,看见我的主治医生正在给我做最后的包扎,我干哑着嗓子问了一句:“我的腋窝清了吗?”因为我知道如果癌细胞转移就会清扫腋窝,医生告诉我,清理了一点。

我的泪水又一次涌出了眼眶,这时我再一次告诉自己,我是一名乳腺癌患者,身体不健全了。

乳腺癌患者的六年:我的身体不健全了,可我像凤凰般涅槃重生

图片来源:摄图网

手术后,我没有病友们说的麻药过后的疼痛,也没有躺在床上的难受,很轻松地度过了手术后的那几天,唯一感到害怕的就是换药,害怕医生解开绷带,害怕那触目惊心的伤口。

每次换药我都早早来到治疗室外等待,却常常最后一个进去。换药的时候我把眼睛闭得紧紧的,只怕伤口映入眼帘。

乳腺癌患者的六年:我的身体不健全了,可我像凤凰般涅槃重生

就算过敏,也不能停止化疗

手术不可怕,可怕的是化疗。当医生告诉我需要四次化疗时,我打心眼里抗拒,因为我知道会掉头发,会呕吐,于是我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地流眼泪。

现在回想当时的情景还不由双眼模糊。无论我的抵触有多浓烈,化疗还是如期进行,谁知我还对多西他赛过敏,即使吃了地塞米松,打了预防过敏的针,红包依然蔓延全身,我差点昏迷。可医生说,过敏也得慢慢输!在他的帮助下,化疗药总算输完了最后一滴,我松了口气。

乳腺癌患者的六年:我的身体不健全了,可我像凤凰般涅槃重生

图片来源:摄图网

所幸的是后几次都没出现第一次那样的情况,可化疗后身体的反应,我现在还记忆犹新。看着药水一点一滴输入我的身体,我没觉得那是药,而是一滴滴化学毒品,它在腐蚀我的身体。我忍受着身体内那说不出的难受,深深体会到了浴火重生、凤凰涅槃这些词的含义。

从那以后,身体不管哪里不舒服,我都怀疑癌症是否已经转移复发;拿起食物前,要先想一想会不会对身体有害;有时间就上网查找病例,对照自己的病情是否严重;每次走进医院的大门,我都感到自己正要踏进地狱,每次看见医院都想躲着走。

乳腺癌患者的六年:我的身体不健全了,可我像凤凰般涅槃重生

时间拂去伤痛,感慨六年之幸

当时我和朋友聊天,我说:“我纯粹是花钱买罪受,先是花钱让医生把自己切得人体无完肤,后又花钱让医生把自己输液输得人不人鬼不鬼。”治疗结束了,我却一步也不想迈出家门,我害怕旁人问我的病情,害怕他们同情怜悯的目光。

犹豫了一个多月,同事们鼓励我走出家门去上班,于是我下了决心走了出去,发现并没人在意我是癌症患者,也没人关心我戴的假发,更没人留心我残缺的身体。

大家每天都很忙碌,都有自己操不完的心,都有自己做不完的事。渐渐地,我忘了自己是个病人,和以前一样说笑,和以前一样与朋友交往。治疗结束一年多后,我觉得自己不管身体还是心理已经和手术前一样了,除了胳膊不能提重物。

五年半复查后一直没做记录,这次复查总体结果还不错,某些结节与去年8月复查基本无变化,不过又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脂肪肝可能性大。

昨天一醒来,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六年了,我是否还会有下一个六年?我还会有几个六年?好像有些消极,但很真实,得了这种病,我觉得活着的每一天都是幸运。幸运自己没得别的癌症,幸运自己治疗效果不错,幸运自己没有复发,幸运自己还能正常生活……

乳腺癌患者的六年:我的身体不健全了,可我像凤凰般涅槃重生

图片来源:摄图网

在这幸运的六年里,我见到了身边许多熟悉人的离去,有年龄大的亲人,有患绝症的同学,有突发心梗的同事,有年龄比我小得多的学生……每一次我都暗自庆幸,我还苟且活着,慰藉着年老的父母,陪伴着长大的孩子,没有让他们感到失去女儿和妈妈的痛楚。

在这幸运的六年里,我努力地正常生活,正常上班,逐渐改变着自己的心态,看淡名利,安静地过自己的小日子。虽然有时还会心理不平衡,但我努力调整,自我感觉渐入佳境。

愿我的余生波澜不惊,安稳渡过,无论还有多少个六年,我都希望像现在这样,父母康健、女儿快乐、丈夫安稳。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