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癌症肿瘤治疗助手

他的大便救了三位癌症患者,黄金“屎”代可能真的来了

曾经的我爱答不理,如今的我你高攀不起。你知道吗?和我们每日相见又遭人嫌弃的粪便,竟然身价上万!

图片来源:摄图网

近日,新加坡首家粪便银行Amil成立,申请者需要花费5500美元(大约为人民币3.7万元),作为冷冻保存十年粪便的费用。

这“黄金屋”究竟有什么奥秘,竟然值得人花费数万储存?

其实,这都与粪便中的微生物——近来的研究热点“肠道菌群”有着密切关系,癌症、肠胃炎、心血管、神经、衰老……你能想到的疾病,都和肠道菌群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它也一度成为诺贝尔奖的获奖热门,无数专家学者投身于相关研究。

乳腺癌与肠道菌群的爱恨纠葛

作为研究热点,肠道菌群与乳腺癌的关系也被扒了个干净,从发病风险到治疗效果,两者的爱恨纠葛还要看我们细细道来。

01

肠道菌群&乳腺癌复发转移风险

研究人员在激素受体阳性的乳腺癌小鼠中发现[1],肠道菌群失调与激素样阳性乳腺癌的侵袭性增加有关,并且,失调的肠道菌群还会使得肿瘤细胞的侵袭性更强,这通常意味着此类癌细胞的转移可能性也更高。

02

肠道菌群&乳腺癌的发病风险

研究者在绝经后女性的粪便菌群、以及尿液中发现[2],在部分肠道菌群的作用下,体内原本要代谢出体外的雌激素又被“劝退”,通过肝肠循环又回到血液,导致了体内雌激素及雌激素样物质浓度升高, 最终使乳腺癌的患病几率上升。

03

肠道菌群&情绪

肠道菌群通过微生物-内脏-大脑轴参与乳腺癌患者心理情感变化的调节,而癌症疗法(例如化学疗法和放射疗法)可能会破坏肠道菌群,使得患者产生负面情绪,阻碍康复。

如果说以上只是微观层面的肠道菌群作用机制,那么下面就是实打实的证据证明了肠道菌群在癌症治疗中的作用。

肠道菌群与癌症治疗

故事要从5年前说起,那时Levy被诊断出患有黑色素瘤,幸运的是,在他接受PD-1免疫抑制剂治疗后,他获得了完全缓解。

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医学中心(全球知名的医学中心)的一位专家找到他,询问他是否愿意捐献自己的粪便-以及其中的微生物-来帮助其他对治疗没有反应或癌症已经产生耐药性的癌症患者。

虽然Levy当时并不清楚医生们会如何做,但他还是同意并接受了严格的测试,并捐赠了自己的粪便。

图片来源:摄图网

医生对 Levy 的粪便进行病原体检测-稀释-均质化-离心分离并筛选成精制的微生物液体,冷冻干燥并装入胶囊中。10名入组的患者接受了Levy 等人“捐赠”的粪便制成的无毒害的胶囊和粪菌液,重新建立肠道的菌群,接着再接受PD-1的治疗。

结果发现[3],接受粪菌移植和PD-1治疗的患者中有3名部分缓解,其中1名患者还达到完全缓解,肿瘤全部消失。并且这种治疗相对安全,接受粪菌移植后仅有部分患者出现腹胀等不适,没有出现其他不良反应。

这项临床研究表明,将“有益”菌移植到肿瘤患者体内,就能增强免疫治疗的效果的设想取得了初步成功!

免疫抑制剂问世以来为无数的癌症患者带去了希望,然而,它的有效率仅在20~30%,对于某些患者来说,花了钱买了药但却没有用无疑是最绝望的局面,肠道菌群移植为此类人群的治疗打开了一扇新窗。

除此之外,还有诸多研究证明了肠道菌群是癌症治疗的有力助手。

01

益生菌对乳腺癌的抑制作用

益生菌是一种活的细菌,可以维持健康的肠道菌群,日常吃的酸奶、奶酪中就有它的存在。

Imani Fooladi等人发现[4],在乳腺肿瘤切除前2周每日口服嗜酸乳杆菌并持续30天,可显著增加乳腺癌患者的总生存期。

这表明嗜酸乳杆菌可以促进免疫反应,并可能增加抗肿瘤反应。此外,亦有另外的益生菌包括粪肠球菌和人型葡萄球菌等被发现可显著降低人乳腺癌细胞的增殖、并诱导其凋亡。

但是,截至目前,关于中国乳腺癌患者服用益生菌的数据仍然较少。不同的环境、不同的生活习惯的人,可能需要补充完全不同的益生菌。若是常年补充一种益生菌,体内的肠道菌群也比较单一。

均衡饮食,保持肠道菌群多样性才是最关键之处!

02

益生元与乳腺癌

益生元是一种能促进肠道微生物生长或增强其活性的物质,通常是不可消化的膳食纤维化合物,大蒜、洋葱、韭菜、香蕉、燕麦等都是可选择的含有益生元食物。

图片来源:摄图网

这些膳食纤维的成分,可以和肠道中的有害物、致癌物结合,以促进它们的排出和分解,并增加益生菌的生长,抑制致病菌的增殖和致癌物的产生。

03

肠道菌群降低化疗副作用,提高化疗效果

最近的研究表明肠道微生物可以显著降低化疗的副作用,增加患者的耐受性,从而达到更好的治疗效果。

END

看到这里,你明白为什么有人会花三万多去存大便了吗?

肠道菌群中蕴含着癌症患者的希望、以及医学发展的无限可能性,而对于我们乳腺癌患者来说,照料好肠道菌群的最好方式就是多吃不挑食,在均衡饮食的条件下,可以多吃点富含益生菌益生元的食物,塑造一个更好的肠道内环境。

封面图片来源:稿定设计

参考资料:

[1] Buchta Rosean C, Bostic RR, Ferey JCM, et al. Pre-existing commensal dysbiosis is a host-intrinsic regulator of tissue inflammation and tumor cell dissemination in hormone receptor-positive breast cancer. Cancer Res. 2019 May 7. pii: canres.3464.2018. doi: 10.1158/0008-5472.CAN-18-3464.

[2] FUHRMAN BJ,FEIGELSON HS,FLORES R,et al.Associations of the fecal microbiome with urinary estrogens and estrogen metab-olites in postmenopausal women [J].J Clin Endocrinol Metab, 2014,99(12):4632-4640.

[3] Erez N.Brauch et al. Fecal microbiota transplant promotes response in immunotherapy-refractory melanoma patients[J] Science 10 Dec 2020

[4] Imani Fooladi, A.A.; Yazdi, M.H.; Pourmand, M.R.; Mirshafifiey, A.; Hassan, Z.M.; Azizi, T.; Mahdavi, M.;Soltan Dallal, M.M. Th1 Cytokine Production Induced by Lactobacillus acidophilus in BALB/c Mice Bearing,Transplanted Breast Tumor. Jundishapur J. Microbiol. 2015, 8, e17354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