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癌症肿瘤治疗助手

中国人是怎么发现砒霜能抗癌?让白血病、肝癌存活率大幅提升的?


罹患癌症,如果去医院,医生和你说:

——“用点砒霜吧,对你这病有帮助。”

你会怎么想?敢试试吗?

据中医记载,砒霜味辛,性大热,有大毒,现代也认为一旦过量使用砒霜就会将细胞中的酶灭活,破坏代谢功能,影响神经系统,腐蚀黏膜。在我们普通人的理解中砒霜就是毒药,就是清宫剧里常见的“鹤顶红”

那医生要有多大的信心与把握才会建议患者用砒霜,患者又要有多大的信任才敢这么用呢?今天,我们想来讲讲三甲医院专家发现“老神医”砒霜偏方抗肿瘤的故事。

一、砒霜治白血病,是谁想到的?

在1970年代初,黑龙江省卫生厅委托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中医科主任张亭栋等人到大庆市林甸县民主公社去调查当地一个神奇的“偏方”。

之所以一群三甲医院的医生要受国家委托,兴师动众的调查小山村里的一个偏方。原因有三:

一、这个偏方用药很危险

二、这个偏方确实有效果

三、已经有不少人从这个偏方中获益。

一开始,当地的老中医按祖传偏方把砒霜、轻粉(氯化亚汞)和蟾酥这三味药做成药捻,是用来治疗淋结核的。但后来遇上了不少想“死马当活马医”的肿瘤病人,用这个神奇的偏方也见效了。于是传言越来越“神乎其神”。导致当地甚至很多其他地区的癌症患者在医院诊断出癌症后,不接受标准治疗就跑来尝试偏方了。

这种行为让作为医生的他们深感担忧。会不会是谣言、营销?整个团队都将信将疑。直到在走访的过程中,有一个病人看到哈医大的医生团队,马上就坐起来了:

“——你不是赵教授吗?你还记得我不?”

——“我以前来你们院看过食道癌。你们说不能做手术了,因为癌症面积太大了,在胸腔里头就没法做。我后来听说这个地方能治癌,就上这儿来了。现在我已经能吃饭了!”

病人认出了团队中同行的赵教授非常高兴。赵教授也立马回想起了他——由于食道的肿瘤过大,他当时别说吃饭,连喝水都困难。赵教授当即向同事们表示:

——“别的病人我不相信,但这个病人我肯定相信。因为当时就是我给他诊断的,肯定是有这个癌症,这种状况。”

得知偏方确有奇效,调查团队的医生大喜过望。

二、剧毒的偏方该如何发挥更大的作用?

1971年,经过无数次实地走访患者后的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中医科的医生团队们决定留下来,好好研究这个偏方,发挥它更大的作用。由于张亭栋主任主要是研究血液病的,所以他首先思考的是用这个偏方来治疗白血病。

为了弄清楚,到底是偏方中的砒霜、轻粉(氯化亚汞)和蟾酥那一个具有抗瘤作用,研究团队采取了一个“世界领先”、“古之未有”的方法——将这几种以往只能口服的成分静脉注射。们将病人分了几组,分别注射不同成分的药剂,以弄清楚砒霜、轻粉和蟾酥中究竟是谁在起作用。

除了同时含有三种成分的药,他们还把砒霜和蟾酥做成一种药,砒霜和轻粉又做成一种药,相互比较。 结果发现,这三种药的优缺点很明显:含有轻粉的药会造成蛋白尿,伤肾;含有蟾酥的药会导致血压迅速升高,头疼、头昏。两种药“弊大于利”肯定不能经常静脉注射了,那单纯使用砒霜呢?结果单用砒霜治疗的时候,效果出乎意料——仍然很好。

在1973年,张亭栋等人在《黑龙江医药》发表的论文中再一次将偏方种有效成分的范围缩小,锁定未砒霜中的“亚砷酸(三氧化二砷)”和微量“轻粉(氯化低汞)”,并且将它们命名为“癌灵一号”尝试由于白血病的治疗。——这篇论文也成为这是国际上最早临床应用砒霜注射抗癌的文章。

三、砒霜治癌的发展史

由于国内抗癌用药非常匮乏,砒霜制剂“癌灵一号”在90年代很快就被用于白血病治疗。

1979年,张亭栋等人再次发表论文,总结了“癌灵一号”治疗急性粒细胞型白血病总缓解率可达70%。之后团队屡次发表了临床数据和优质研究成果但未受到国际上太多的认可与重视。

时间转眼就过了近20年。在90年代,国内更多的科研人员参与到砒霜抗癌的研究中来进来。

1995年,哈尔滨血液病肿瘤研究所的马军教授初步明确了砒霜的抗癌机制也明确了有效成分和适应症。

目前对于三氧化二砷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机制,可总结为3个方面:

① 引起肿瘤细胞凋亡,

② 抑制肿瘤细胞增殖,

③ 诱导肿瘤细胞分化。

PS:

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是由PML-RARα的融合突变引起的。

PML和RARα是两个正常、独立的蛋白,它们的编码基因分别位于不同的染色体上。

偶然的情况下,这两条染色体断裂然后结合到了一起(染色体错位)创造出了一畸形融合蛋白:PML-RARα。它导致了白血球的正常产生与死亡受到干扰。

陈竺院士发现“亚砷酸(三氧化二砷)能够抑制甚至使得这种畸形蛋白质自我消灭。从而让白血球的生长恢复正常,从根本上改善病情。

张亭栋(左)与王振义(右)(图片来源:《王振义传》)

1994年,王振义院士在张亭栋研究基础上提出了“全反式维甲酸联合三氧化二砷”的治疗方法。将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治愈率提升到了90%以上。更值得一提的是:为了让更多患者用得起平价药,王振义院士主动放弃了专利。现在这救命的“小药丸”仅需十几元一粒。

1998年,国际医学界终于开始认可亚砷酸(三氧化二砷)对白血病的治疗作用。

2000年,亚砷酸(三氧化二砷)终于获批在中国、美国上市先后用于白血病、肝癌治疗此后逐步在国际上推行。

此后在淋巴瘤骨髓瘤胃癌肺癌神经母细胞瘤乳腺癌宫颈癌等等恶性肿瘤的治疗研究方面,“砒霜”也取得了累累硕果。

时至今日,一次次改良的“砒霜”成为我们所熟悉的“砷剂”已在全球广泛运用。配合靶向治疗,它能也让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从最难治、死亡率最高的M3型白血病变成存活率最高、唯一能靠药物治愈的一种白血病。这也让大部分人都很难想象到“砷剂”的前生是砒霜,来自于一个中国黑龙江偏远小山村的偏方了。

在这里,我真想为一代又一代的医学人鼓掌。回顾历史,从一个 “死马当活马医”的奇怪偏方到明确了用药原理、适应症,缓解率达到90%的、国际公认的一线治疗方案。一步也离不开一代又一代中国医者的“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以及“推陈出新,精益求精”

中医偏方都是值得尝试的吗?

听完这个“故事”相信很多病友都对中医、偏方充满向往、跃跃欲试。

但今时不同往日,随着医疗技术和国内经济水平的改善,抗击肿瘤我们有了更多明确有效的治疗手段,“死马当活马医”的情况也越来越少了。没必要为了可能有效的偏方赌上宝贵的治疗时间乃至性命。

至于中医偏方到底靠不靠谱这个问题。小编也觉得该用“临床数据”说话而不是主观判断来说话。我们既不能一提到是‘中医’就嗤之以鼻,认为是“封建糟粕“;也不能一味因循守旧,死抱住‘秘方’、‘偏方’不放,对有效成分及其机理不做任何探究。我们只有带着格物致知的态度,用现代科学的方法去研究,去验证才能得出最中肯的结论。

强调

虽然砒霜中的“砷剂”对治疗癌症有一定的效果,但这不代表着癌症患者就可以随便用。毕竟砒霜是毒药,对人体神经系统和毛细血管通透性有很大的影响,对皮肤和粘膜也具有刺激的作用。使用“砷剂”需要专业医生的指导,剂量和用药时间都需要专业医生根据病人病情进行处方。患者千万不要擅自服用,随意增减药量。”

主要参考:https://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2237&do=blog&id=485860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