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癌症肿瘤治疗助手

乐伐替尼让晚期罕见混合性肝癌患者病灶完全消失

混合性肝细胞-胆管细胞癌相对少见,在所有肝癌病例中占比不足5%。与单纯肝细胞癌相比,这种混合性肝癌预后更差,但目前不可切除的混合性肝细胞-胆管细胞癌患者的标准全身治疗策略并没有建立。

不可切除的混合性肝细胞-胆管细胞癌如何治疗?近期,有研究报道一例不可切除混合性肝细胞-胆管细胞癌接受乐伐替尼治疗后,获得了完全缓解。

病例故事

77岁的H先生有饮酒习惯,平均每天摄入乙醇量为14g,年轻时有乙肝病毒感染。H先生因突发右侧季肋部疼痛到医院就诊,通过CT检查发现他的肝脏上有一个很大的肿物。通过血化验,发现H先生存在轻度的肝损伤,肿瘤标记物甲胎蛋白(AFP)和糖类抗原CA19-9升高。

完善相关检查后,H先生被诊断为肝癌,好在可进行手术切除。随后便进行了扩大后叶切除术,手术病理诊断为混合性肝细胞-胆管细胞癌,pT3N0M0,IIIA期(图1)。手术很顺利,H先生恢复也很好,在术后第13天出院。

乐伐替尼让晚期罕见混合性肝癌患者病灶完全消失

图1. H先生手术样本的病理学染色

出院后,H先生根据医嘱进行定期随访。术后四个月时,增强CT检查发现H先生肝脏上出现了多发的新发病灶。医生与H先生沟通后,决定为其进行了经皮肝脏穿刺,来明确病灶到底是什么。经过病理诊断后,结合H先生的手术病理结果,医生确定H先生的混合性肝细胞-胆管细胞癌复发了。由于出现了血行转移,已经不再适合手术切除。

对于不可切除的混合性肝细胞-胆管细胞癌,目前并没有标准的治疗手段。有文献资料显示,肝动脉化疗栓塞可能对这一类型肝癌有效,医生为H先生尝试使用了这一治疗。但就在治疗两周期后,由于绿脓杆菌感染,H先生出现了肺脓肿,高热不退。经过强力抗生素治疗,H先生的症状有所改善,但肺脓肿空洞一直存留,无法愈合,这表明H先生不能再进行肝动脉化疗栓塞。

较为幸运的是,H先生的肝功能分级还不差(Child-Pugh A级),医生讨论后,决定为H先生尝试乐伐替尼(Lenvatinib)治疗,治疗后定期随访肝脏MRI。

治疗八周后,MRI早期相上,原来的病灶区未见高强度信号,疗效竟然达到了完全缓解(CR)!而肝细胞期图像上,高强度信号缩减超过了30%,疗效评估为部分缓解(PR)(图2)。后面7个月中,这一疗效状态一直维持,目前H先生仍在继续接受乐伐替尼治疗。

除直观的影像学检查外,AFP、CA19-9等血清肿瘤标记物,也可以反映肝癌的治疗变化情况。从H先生AFP、CA19-9变化水平来看,也说明他接受乐伐替尼后,疾病处于缓解未复发的状态(图3)。

乐伐替尼让晚期罕见混合性肝癌患者病灶完全消失

图2. H先生肝脏MRI

(a,h)术前;(b,e,i,l)治疗前;(c,f,j,m)治疗8周;(d,g,k,n)治疗16周。(a-g)为早期,(h-n)为肝动脉期

乐伐替尼让晚期罕见混合性肝癌患者病灶完全消失

图3. H先生接受治疗过程中AFP、CA19-9水平变化折线图

小结与启示

混合性肝细胞-胆管细胞癌是少见的肝癌类型,对可切除病灶,目前推荐行手术治疗。而对于复发或诊断时即为不可切除的患者,目前尚没有标准治疗方案。上文的案例中,医生根据H先生的身体状况推荐了乐伐替尼,无论内在机制如何,临床影像学和肿瘤标记物评估均显示,H先生的治疗是成功的。

乐伐替尼是针对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血小板院生长因子受体等多种受体的多激酶抑制剂,具有抗血管生成和抗肿瘤作用。REFLECT临床研究显示对不可切除肝细胞癌的一线治疗,乐伐替尼较索拉非尼(Sorafenib)具有更高的肿瘤缓解率,但对混合性肝细胞-胆管细胞癌群体,乐伐替尼的疗效还未进行大规模评估。

真实世界复杂多变,会出现临床研究以外的诸多情形,临床医生应根据患者具体情况综合研判,结合现有临床研究证据,为每位肿瘤患者制定个体化治疗方案。我们也相信越来越多的研究证据,会覆盖越来越多的患者群体,使肿瘤治疗精准化取得更多的数据支撑。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