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癌症肿瘤治疗助手

十个CT九个“磨”,独留一人在忐忑

很久,侯医生没和大家见面了,忙是最大的原因,但更大的懈怠还是来源于苦心科普下依然缺乏的星星之火。

坚持与坚守,肺磨玻璃结节的认知以及早已前瞻性地一体化诊疗、影像精准分析、精准手术规划,更多的便是积淀后说一不二的“原位、微浸润、浸润”以及基于个体化的临床策略制定……

不过早、不过激地切除仅为腺体前驱阶段的AAH、AIS结节,不过度延误符合IAC的磨玻璃结节型肺癌,恰如其分地选择MIA阶段的“准肺癌”最低手术时机。手术量减少,但手术的含金量、患者最大利益化的性价比提高,自然让侯医生从另一侧面感到了胸外科医生另类的满足。

毫不夸张地说,侯医生自从独立成组、精准分析、做该做的磨玻璃结节手术、坚决随访拒接不该手术的,“纯粹”之下,个人的磨玻璃结节手术恶性符合率已经接近95%,其中经术前CT影像精准分析后MIA的病理符合率在100%。作为专业人士,这很难很难,不左即右的尴尬无不在考验着定力和修为。

但,独木难成林!你不做别人做、你觉得可以随访别人偏认为是随时可能爆发的定时炸弹、你精准动态分析后的AIS别人偏做出IAC的危言耸听预言,更有超出人眼判断下的AI超常分析、你苦苦阅读0.6mm的薄层还不如它瞬间分析5mm厚层低剂量影像下的过度结论……

流程下的CT扫描、流程下工厂般的报告、流程下蜂拥而至的咨询和千篇一律的提问:我怎么也有结节?严重不严重?用不用手术切除?用不用再找大咖会诊一下?

写到这里,侯医生相信,读到这里的朋友们已经产生共鸣:这不是在说我吗!

是啊!作为个体,我们都是平等的生命和肉体,在平躺于旋转的CT探头之下时,我们的肺终将会以像素的模式展现在胶片上,只是科技的发展,N个像素单位组成的不同寻常的图像便有了“磨玻璃”、“实性”、“占位”的区别罢了。

反正,在侯医生的潜意识中,无论8排、16排、64排、能谱等等类似于傻瓜相机、单反相机的区别,面对呼吸着尘埃、本有瑕疵的肺进行冰冷的扫描下,那些绝不可能完美的肺绝大多数便会被冠以不正常的描述。

作为胸部CT体检的你,可能独善其身、全身而退吗?

如果,婴儿的皮肤可以比作“完美”,那么,拥有婴儿般皮肤的成年人可能吗?无数的完美无瑕在卸妆后的“岁月年轮”你只是不得而知罢了。傻瓜相机拍摄的图片怎能显示出专业单反相机所能彰显的原汁原味呢?

十个胸部体检后的CT报告,您有没有发现,无一例外的都会多多少少冠以“磨玻璃结节”的称号,而我们多达九成的百姓,都还在为自己的“被磨化”感到委屈感到不可思议,更多的便会孜孜不倦的为这个白纸黑字的报告纠结、郁闷,更有甚者,急病乱投医之下,会不会出现几天来沸沸扬扬的“XX二院X医生”强加的手术切除呢?

相信我,侯医生在两年前便在科普中提到:世界上没有完美的肺,如果扫描重建层厚足够薄,你不可能没有肺结节!

如果,你果真获得了一个“双肺未见异常”的CT报告,这只能是善良的影像科医生经过人力的识别、医学的积淀做出的最人文的最有温度的报告而已。相比那AI大数据单纯的判断、小到1mm的结节识别、错杀而不遗漏的冰冷。早已不是一个格局!

试想,那种动辄“多发结节,1mm至4mm不等……”的毫无卵用的报告,除了干扰正常的生活工作外、增加复查的工作量外,只能让毫无医学积淀的大众感觉这个体检做的“值”,因为花了钱似乎便是为了发现一些什么的心理平衡在作怪;但,随之而来的忐忑、焦虑便会伴随着不切实际的科普渲染与日俱增。

值不值呢?

肺磨玻璃结节,特别是低剂量、厚层的CT扫描,因为“容积效应”的影响,太多暂时性的、假结节、感染、伪影现象,对于果真具有评判价值的准结节,是需要随访后进行薄层、非低剂量的正规CT进行细致甄别的。仅凭一纸体检的CT报告,扰乱体检之前平静的生活,不值!

如果上帝可以为体检后的众生拿到报告时的表情来一张合影,侯医生相信,绝大多数的表情是”懵“,也许,缩小一下范围时,甲状腺结节和肺结节的人群更为优选。

因为,“结节”等同于“癌”,不知何时便成为了国人的认知。医者也好、群众也罢,这种思维惯性的根源在哪里?也许不能仅拿“国人的个体化”来搪塞吧。

体检季,更为荒唐的还在上演。


“侯医生,我们几个一起做的胸部CT体检,他们几个报告都有肺结节,而我的报告没有,会不会遗漏啊?你帮我仔细看一下,用不用重新检查,如果真的有,我要切了它!”

细思极恐,我们百姓的“恐癌”已经登峰造极,这无不在催生着肺结节过度诊断、过度手术的蔓延。遇到这种类似的问题,我都会以诙谐的语言回答:你能全身而退,能在纷杂林立的“liyi链”中找到我咨询,首先早已说明你们都没有问题。否则,哪能轮到我来会诊。

是啊,几天前,接诊了一位在某著名医院检查出肺磨玻璃结节的朋友,咨询我要不要手术。我没有阅片,直言道:相信这个医院吧,过度诊断过度手术是出了名的,你没有上手术台,只能说明你太没有资格了。肯定没事儿,我不用任何再分析会诊。侯医生酸爽冷漠地回答,本就包含着太多的无奈。

《十个CT九个“磨”,独留一人在忐忑》,如此场景,不禁令我又想到了一次专业胸外科会议发言时的话:某一天,我们国人的话题是你体检发现了几个费磨玻璃结节;你切除了几个磨玻璃结节;你做的短切还是叶切…..并相互炫耀手术切口的大小、多少时,这只能是一种悲哀!无数残缺的肺,如何迎接他国建立在询证基础上完整机体的挑战?

肺磨玻璃结节,该什么便什么,该如何便如何,除此专业论调之外,真的该降降温了。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