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癌症肿瘤治疗助手

脑部肿瘤治疗的春天:针对驱动基因BRAF的靶向治疗有效果了

胶质母细胞瘤是发生在脑部的恶性肿瘤,一直缺乏非常有效的治疗策略。尽管通过手术、放疗、替莫唑胺等可以进行积极的治疗,但是这些治疗措施并没有显著改善治疗效果,患者的总生存期有限。

胶质母细胞瘤的BRAF基因突变

胶质母细胞瘤要做分子检测的话,一般是检测IDH基因的突变、MGMT基因启动子区域的甲基化,以及1p19q的移位等。最近,研究者在3%的脑癌患者中发现有BRAF基因的V600E变异。

针对BRAF基因的V600E变异,在黑色素瘤、肺癌、肠癌中,有疗效较佳的靶向药物组合可以使用。那么,这些药物运用在胶质母细胞瘤中会起效吗?我们来看下文的治疗案例。

达拉非尼联合曲美替尼显示治疗潜力

一名46岁的女性,身体健康无基础疾病,因出现意识丧失和癫痫的症状而就诊。头部CT显示有脑部的实质性血肿(5.3 × 4.1 × 4.1 cm),患者接受了紧急手术,术后的脑部核磁显示有个3.2 × 2.7 × 3.8 cm的病灶。

术后的病理学诊断是星形细胞浸润性肿瘤,进行的分子检测发现IDH基因没有突变,MGMT启动子没有发生甲基化。随后进行的二代基因测序发现了BRAF基因的V600E突变、TERT和MYC扩增、CDKN2A/B基因丢失。

一开始患者接受了放化疗,化疗使用的是替莫唑胺。后来医生根据分子检测结果,考虑到患者并不是替莫唑胺的潜在受益病人,为此停用了替莫唑胺。接下来的几个月,患者的脑部检查结果很稳定,运动和认知能力也明显恢复。

在诊断后的第8个月,患者出现了背痛,进行了物理治疗和常规的对症治疗。两个月后病情进一步恶化,脊柱的核磁成像显示椎骨有弥漫性的肿瘤受累,而且伴随有病理性骨折、硬膜外延伸、硬膜囊受压等。随后患者接受了姑息性后凸成形术、诊断性活检和微波消融。结果表明存在BRAF基因的V600E突变。

医生对胸椎进行姑息性放疗,以控制疼痛,但是脑部和脊髓成像显示病情进展,PET-CT检查显示髋部和右肺有病灶。由于患者存在BRAF基因的V600E突变,在初次诊断之后11个月,开始使用BRAF和MEK抑制剂联合治疗,每天服用150毫克的达拉非尼和2毫克的曲美替尼。

图.达拉非尼联合曲美替尼显示的治疗潜力

如上图所示,第一次治疗间隔扫描检查显示脑部、脊柱的肿瘤体积减少,右肺的病灶已经不存在了。患者对这个药物组合很耐受,没有出现不良症状。在整体治疗9个月后,患者的脑部病灶保持稳定。后面因出现了新的转移瘤无法有效的控制,患者转为临终关怀治疗。

启示

从上文的案例,可以看出对于存在BRAF基因V600E突变的脑癌患者,通过将BRAF基因的靶向药物达拉非尼和MEK的靶向药物曲美替尼组合,可以达到较好的治疗效果。

对于其他类型的恶性肿瘤,如果发现了BRAF基因的V600E突变,也可以参考上面的案例。

患者在靶向治疗期间,是否有继续进行基因检测监控新的耐药病灶,以及穿插替莫唑胺是否会延长靶向药组合的有效期,这些情况尚无法确定。这些措施都可能帮助推迟靶向药的耐药,让患者获益更长。

关于靶向药物的治疗组合、治疗潜力,以及基因检测报告的分析和解读,欢迎大家关注癌度,咨询癌度医学顾问或社群的相似病友。

参考文献:Vasu Munjapara, et al., BRAF V600E-Mutant Glioblastoma with Extracranial Metastases Responsive to Combined BRAF and MEK Targeted Inhibition: A Case Report, Case Rep Oncol 2022;15:909-917;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