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癌症肿瘤治疗助手

PD-1使用成本降低16倍,疗效依然显著!到底怎样做到的?

印度,可以说是所有癌症患者的另一个乌托邦。

作为一个颇为“魔幻”的国家,我们可能对印度有着很多的刻板印象。但对癌症患者们来说,印度只有一个标签——仿制抗癌药的“全球工厂”。

受益于印度特殊的专利制度,药企们可以通过极低的成本生产全球最前沿的抗癌药。几年前热映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就讲述了印度仿制靶向药的故事——原版2万一盒的抗癌药物格列卫,印度仿制版只要200一盒,成为了很多中国癌友的救命药。

印度的仿制药几乎涉及了所有抗癌药物的领域,称得上抗癌药省钱的“内卷先锋”。

但印度的医学从业者们省钱的脚步没有停歇。靶向药的价格打下来了,免疫药物的价格也要打下来:

最近,印度塔塔纪念医院的Kumar Prabhash等人研究发现,把PD-1抑制剂O药的剂量降到推荐剂量的6%,疗效依然优异[1]

这个数据给人的感觉非常不可思议。O药原本的推荐用量是240mg/2周,但在临床实验中,研究者采用了每3周20mg的O药联合节拍化疗,就能将接受姑息治疗的晚期头颈鳞癌患者的1年生存率从16.3%提高到43.4%

药物用量减到了推荐剂量的6%,药费自然也大幅下降。MSKCC的Aaron Mitchell博士就在JCO同期刊发的评论文章中写到:“免疫疗法对某些癌症非常有效,但对于贫穷国家的大多数患者来说却遥不可及。随着剂量和成本的降低,许多死亡是可以避免的。也许超低剂量的抗癌药物将为这些患者提供急需的解决方案。”[2]

PD-1使用成本降低16倍,疗效依然显著!到底怎样做到的?

Kumar Prabhash博士

1

O药剂量多少合适?

抗癌治疗中,药物剂量的大小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剂量低了怕杀不死癌细胞,剂量高了又担心副作用太大,患者耐受不了。

目前的药物研发,大多要先确定一个最高耐受剂量,之后的疗效评估乃至临床应用,都以这个最高耐受剂量为基准。但治疗癌症真需要这么高的剂量吗?

比如说免疫治疗药物O药,目前获批的剂量有两种:3mg/kg体重/2周和240mg/2周。但药代动力学数据显示,从0.1mg/kg体重到10mg/kg体重,O药的受体占有率和反应率并没有随药物剂量变化出现明显波动[3],而且哪怕是在0.3mg/kg体重的低剂量下,将O药的给药间隔拉长到3周也足以维持治疗所需的血药浓度[4]。所以,PD-1药物或许存在降低剂量和延长使用时间的空间。

2

头颈癌姑息治疗,低剂量O药疗效显著

Prabhash等人分析了低剂量O药在接受姑息治疗的头颈癌患者中的疗效。研究共纳入151名复发或晚期头颈鳞癌患者,其中75名患者接受甲氨蝶呤+塞来昔布+厄洛替尼的节拍化疗(TMC组),另外76名患者在节拍化疗的基础上,额外接受低剂量O药治疗(TMC-I组)

研究中所用的O药剂量是20mg/3周,只相当于推荐剂量(240mg/2周)的6%。

中位随访10.9个月后,共有99名患者死亡。其中:

  • TMC组患者死亡58人,1年生存率16.3%,中位总生存期6.7个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4.6个月,3级以上不良事件发生率50%;
  • TMC-I组患者死亡41人,1年生存率43.4%,中位总生存期10.1个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6.6个月,3级以上不良事件发生率46.1%。

相比于单纯的节拍化疗,仅仅是6%推荐剂量的O药,就让患者的死亡风险减少了45%,不良反应也没有增多,可以说疗效十分优良。

PD-1使用成本降低16倍,疗效依然显著!到底怎样做到的?

低剂量免疫治疗显著降低患者死亡风险

3

其它癌症,低剂量免疫治疗未来可期

除头颈癌外,目前还有一些其它癌种中低剂量免疫治疗的研究:

  • 一项O药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小规模研究中,20mg/3周和100mg/3周的混合低剂量组客观缓解率16.7%,而3mg/kg体重/2周的标准剂量组客观缓解率只有13.8%[5]。低剂量组的客观缓解率甚至在数值上比常规剂量还高,但这一差距没有达到显著性要求。
  • 一项对接受O药治疗的肾细胞癌患者的真实世界分析中,以2.15mg/kg体重为界划分的低剂量组和高剂量组在客观缓解率上无显著差异,总生存期和无进展生存期反倒是低剂量组更长,甚至免疫相关不良反应也是在低剂量组中发生的更多[6]
  • 一位在骨髓移植后复发的霍奇金淋巴瘤患者,在0.5mg/kg体重/3周的O药治疗下部分缓解[7]

在不少癌种中,低剂量免疫治疗都显示出了不弱于常规剂量的疗效,希望将来能有更多低剂量免疫治疗的研究,进一步证实低剂量免疫治疗的效果,降低患者的负担。

另外,目前的药物规格也不适合低剂量使用。比如O药,最小规格是40mg,是低剂量使用时单次剂量的2倍。而且O药不含防腐剂,开封后只能保存24小时,如果找不到人一起拼团,剩下的一半药品恐怕就只能浪费了。也希望制药公司能推出更小规格的药品,方便低剂量应用。

但话说回来,制药公司真会违背自己的经济利益来做这些吗?


参考文献:

[1]. Patil V M, Noronha V, Menon N, et al. Low-Dose Immunotherapy in Head and Neck Cancer: A Randomized Study[J].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2022: JCO. 22.01015.

[2]. Mitchell A P, Goldstein D A. Cost Savings and Increased Access With Ultra-Low-Dose Immunotherapy[J].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2022: JCO. 22.01711.

[3]. Brahmer J R, Drake C G, Wollner I, et al. Phase I study of single-agent anti–programmed death-1 (MDX-1106) in refractory solid tumors: safety, clinical activity, pharmacodynamics, and immunologic correlates[J].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2010, 28(19): 3167.

[4]. Peer C J, Heiss B L, Goldstein D A, et al. Pharmacokinetic Simulation Analysis of Less Frequent Nivolumab and Pembrolizumab Dosing: Pharmacoeconomic Rationale for Dose Deescalation[J]. The Journal of Clinical Pharmacology, 2022, 62(4): 532-540.

[5]. Yoo S H, Keam B, Kim M, et al. Low-dose nivolumab can be effective in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alternative option for financial toxicity[J]. ESMO open, 2018, 3(5): e000332.

[6]. Zhao J J, Kumarakulasinghe N B, Muthu V, et al. Low-dose nivolumab in renal cell carcinoma: a real-world experience[J]. Oncology, 2021, 99(3): 192-202.

[7]. Onizuka M, Kojima M, Matsui K, et al. Successful treatment with low-dose nivolumab in refractory Hodgkin lymphoma after allogeneic stem cell transplantation[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ematology, 2017, 106(1): 141-145.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