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癌症肿瘤治疗助手

食管鳞癌同步放化疗后出现食管瘘的相关因素及处理

介绍

食管癌在全球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中排名第七,也是癌症相关死亡的第六大原因 。根治性同步放化疗 (CCRT) 是局部晚期食管癌的治疗选择之一。食管瘘可能是肿瘤侵袭或治疗相关组织损伤的结果 。5.3-24.1% 的食管癌放化疗患者发生食管瘘。食管瘘在基于调强放疗技术的根治性同步化疗中的情况仍有待阐明。

背景:关于食管鳞状细胞癌(ESCC)明确的同时化疗和调强放疗(IMRT)后食管瘘的文献仍然缺乏。研究基于IMRT技术接受同步放化疗(CCRT)的ESCC患者发生食管瘘的危险因素及结局。

方法:回顾性分析了2008年至2018年接受基于IMRT技术CCRT的129例ESCC患者。放疗技术:CTV1 包括原发灶 (GTVp) 的大体肿瘤体积 (GTV),分别沿食道头脚方向 和 食管旁外扩5 厘米、1 厘米,以及GTVn外扩 1 -cm 边距。CTV 2 包括沿食道头脚方向 和 食管旁外扩5 厘米、1 厘米,及外扩 1 厘米边缘的 GTVn。PTV为 GTV 和 CTV 向各个方向扩展 1 cm 生成的。

CTV 1 和 2 分别依次接受 36 和 50-50.4 Gy 的剂量。此后,如果可以满足风险器官的剂量限制,则 GTV 可提高至 66-66.6 Gy。]在放射治疗期间给予化疗、营养和支持治疗。采用Kaplan-Meier法估计患者食管瘘累计发生率及生存期,组间比较采用log-rank检验。采用多因素Cox比例风险回归分析确定食管瘘的危险因素。

基线特征

结果:中位随访时间为14.9个月(IQR, 7.0 ~ 28.8)。20例(15.5%)患者发现食管穿孔,其中食管-胸膜瘘9例,食管-气管瘘7例,支气管-食管瘘2例,主动脉-食管瘘2例。从调强放疗到食管瘘发生的中位间隔为4.4个月(IQR, 3.3-10.1)。食管瘘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期较低(10.0 vs. 17.2个月,p = 0.0096)。T4 (HR 3.776;95%置信区间,1.383 – -10.308;p = 0.010)和食管狭窄(HR, 2.601;95%置信区间,1.053 – -6.428;P = 0.038)是食管瘘发生的独立危险因素。

T4组和治疗前食管狭窄组的食管瘘累计发生率较高(p = 0.018)。与仅接受保守治疗的患者相比,接受修复或支架治疗的患者在食管瘘术后有更好的生存趋势(中位生存期,5.9个月vs. 0.9个月,p = 0.058)。18 名食管瘘死亡患者,瘘管相关大出血 1 例,癌症进展 6 例,癌症进展加瘘管相关感染 5 例,瘘管相关感染 6 例。

(A) 食管瘘的累积发病率。(B) 食管瘘的总体存活率。

单因素分析

多因素分析

结论:基线时T4和食管狭窄分别增加了经CCRT的ESCC食管瘘的风险。在食道穿孔患者接受食管修补或支架治疗后,有提高生存率的趋势。

参考文献

Pao TH;Chen YY;Chang WL et al. Esophageal fistula after definitive concurrent chemotherapy and intensity modulated radiotherapy for esophageal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PloS one. 2021;16(5):e0251811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