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一位孕妈妈,先后失去两个宝宝,又罹患癌症,她的抗癌经历是什么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一直想抽空把我自己的这段经历写一下,回忆也罢,经验也好,谁经历这样的变故都是特殊的一段时期。时间是治愈伤口最好的方子,现在我可以比较淡然得看待上天给我的考验。

恰逢前段时间小编找到我,希望我分享自己的经历,传播给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所以才有了今天的回忆!

事情要从2013年的9月说起,我永远忘不了9月16号这一天,我失去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孩子。他在我肚子里待了四个月,然后被医生诊断为“胎儿颈部淋巴水囊肿伴有全身水肿”,换句话说就是神经管发育畸形。

医生劝我终止妊娠。我用了一年的时间备孕,就是为了要孩子,我不可能放弃,随即走遍了杭州、南京的各大妇幼医院,得到的都是让人绝望的答案:孩子没法留。

9月16号是住院引产的日子,我告诉自己,他会更健康地回到我身边。小月子,我哭了一个月,落下了眼疾,经常会看东西模糊。

过了大半年,我在配合医院的检查下又一次开始备孕。当然我老公也经过检查没有什么问题。

为了更好、更快地怀上孩子,我选择了当地妇幼生殖科一位姓朱的医生,医生建议监测排卵,当然他看到我第一次引产出院记录,提醒了我一句:“你的甲状腺素稍微偏高,最好到三甲综合医院检查下”。

就是这个朱医生,他应该是发现我甲状腺问题的第一人。这里真的很感谢他。他强调甲状腺对怀孕的影响,让我务必去检查。后来几次的就诊,他还每每不忘提醒一句。

于是,我在第二次怀孕之前,来到了市里最好的医院内分泌科,医生看到我的甲功七项,除了两个抗体偏高外,其余都正常。医生当即给我开了超声报告,让我超声确认一下。

然而又是一个阴差阳错,因为超声排队当天轮不到,我就选择了改天再做。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之后的几天,我发现自己又怀孕了。所以这个超声就暂时搁置没有检查。

喜极而泣,当时我和老公都坚信这个宝宝会平安降临。可是怀孕第60天,70天,我的第二个孩子,始终没有继续长大,没有胎芽、胎心。医生无情地宣布胚胎停止发育,必须尽快清宫,不然对母体也不好。

那一刻,我感觉这辈子再也不要做超声,再也不要躺在冰冷的检查房里,我太恐惧了,就是在这里,我被宣告要失去我的第二个孩子。

我和老公抱头痛哭,哭了三天。后来住院,我再也没有掉眼泪,因为害怕妈妈担心难过,在她面前我表现得很坚强,我说:“孩子选择了离开,可能是我还不够好,他肯定在选择更好的时候回来。”

2014年11月中旬,我住院流产,第二个孩子没了。出了第二次的小月子没几天,我想到了之前那张甲状腺超声检查单,钱已付,应该去做检查了。

2015年1月的某一天,就是当天的超声检查,我发现了甲状腺上有个结节,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存在的。因为拜托了老公的一个老乡姐姐找的超声副主任做的,原本是打算不排队可以快点轮到,没想到却撞在了枪口上发现了问题。

这个副主任当时就发现了结节,但是他什么也没说,表情严肃,又让我爬起来换了房间再做一遍。我感到有点紧张,只是没想到更严峻的考验还在后面。

这个医生在当时可能怕吓到我,只是说:“这个结节你最好还得再看看”。拿到报告有点晚了,没时间再看医生,于是我回家了。那时候怎么能想到是癌呢?我真的想不到啊,从小到大,身边的人都说甲状腺结节很多人都有,都是可以带着生存的。

可我没想到,我接到了那个病理科姐姐的电话,大致就是说:“你这个结节得去看看,不能掉以轻心啊,不管怎么样,咱也别怕,哪怕是恶性的,做了手术也就没事了,从来没有听说过因为甲状腺癌死掉的,别怕。”

那一刻,我整个人懵了,甲状腺癌?不可能!一直以来没有发现脖子不舒服,我怎么可能会得癌?老公下班回家,我都不知道怎么和他讲这个事情,事实上我也慌得说不清楚了。

他直接给那个姐姐打了电话,然后我们决定找那个副主任做穿刺。因为我还没有生育,现在只是疑似,不到万不得已,我不能手术切除我的甲状腺,没了它,我在求子这条路上可能更加坎坷。

1月16号,我就在那个副主任的超声引导下做了穿刺,穿了三针,虽然很怕,但是真的没有想象中疼,可以忍受。医生还考虑到我自己认识病理科人,让我自己拿着样本送去病理科。

我找到了那个姐姐,她当时立马找了她科室主任。我和老公在他们办公室等了三个小时,那三个小时,可能是我人生中最煎熬的时光了。

看着他们办公室资料里,很多报告都写着癌,我从来没有那么害怕过那个字眼,害怕过死亡。结果终于出来了,标本里只有少量淋巴细胞,未见恶性细胞。

我那个好姐姐,以她专业的角度怀疑穿刺没有成功,她打电话给穿刺医生确认是否穿到了?对方很肯定地回答说穿到了。我那时候并不懂啊,心里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落下了,松了一大口气。

病理科主任是个慈眉善目的阿姨,还对我说:“别怕,回去该吃该喝,现在啊,这个甲状腺结节有很多,日本那边很多人去世之后,尸检才发现有这个,这代表这个坏东西并不致命。”

那天,我蹦蹦跳跳地拉着老公从医院走出来,嘴里一直念叨着:“我没得癌,我不用死。”说实话,那几天的煎熬都释放了。

可事情并未结束!之后我大概心情放松了大半个月。可是我这处女座的纠结毛病又犯了。

整天在想:“如果是穿刺没成功,如果我耽误了病情,如果……”老公看我心病这么严重,当即决定,带我去杭州再次检查,我们选择了浙江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甲状腺外科,当然也是朋友介绍的。

从第一次就诊检查,为了准确度,我还预约了浙二超声主任做的。他给我的答复是:“恶性很高、预约穿刺定性”(浙二是必须穿刺的,没有定性不手术),大家都知道,大医院检查都是要预约,专家号又得看运气是不是能抢到,时间真的一天天被耽误了。

超声主任给我做的时候,排了一堆学生,大致讲恶性很高。问我有没有穿刺过,我说当地穿过了,没有恶性细胞,可我怀疑失败了,想让你再穿。他当即表示可以,只是穿刺过最好休息两个月左右。

于是我又到了被动的等待,等待穿刺。浙二穿刺那天,先得上午做个造影。是在超声引导下往胳膊上打个针,然后同时做超声。不痛,就是紧张。结果当然还是血流丰富,考虑4a,建议穿刺。

下午是穿刺时间,到了专门的手术室。还是挺多人的,术前需要量血压,不合格就不能做。我记得当时还有一个20岁不到的女孩子,聊了几句,小姑娘心态特别好,说甲状腺病很多年了,结节也多。

每个病友都互相鼓励,不怕不怕。终于等到我了,浙二穿刺的手术室比当地好多了,到底是省城。一个主任给我穿刺,我心里是比较放心的。他们是当场有助手检查是否有穿刺到组织的,这点特别靠谱。

头两针,助手都说没有成功,当然我那个忐忑啊,怎么办,钱也花了,针也挨了,不成功怎么办?主任拔出第三针,对我说:“小姑娘,你这个结节很硬啊,不太好穿,再扎一针看看,不行我们再想办法。”

就是主任这一针,当时脖子是比前两针疼的,当助手说有穿到,我想我和主任都是松了一口气。那天是2015年4月1号,愚人节。我多希望老天爷之前都是给我开了玩笑。

穿刺一个星期出报告。4月7号,我一个人出门去省城。这几个月,我好像越来越强大了,心里建设也强了些,我当时就告诉自己,中奖就中奖,咱手术吧。

窗口给我拿出报告的时候,我一点都没犹豫,明晃晃的几个字:考虑甲状腺乳头状癌。之后第一个电话打给老公:“中奖了,乳头状癌,是不是不幸中的万幸?”呵呵,当时没有那么害怕了。

再约到王主任,他说:“咱可以半切,术后半年到一年也可以备孕了,你看起来不大啊?这么急要孩子?”我笑了,我说自己马上奔三了,能不急吗?他笑:“现在的年轻人三十几的没结婚的大有人在呐。”我偷笑。

他给我开了住院单,我一个人走到住院部七号楼,预约登记。护士说,最快两个月,等电话,若遇到月经期,推迟,再安排时间。

之后我回家了。确诊以后,我居然比以前安心了。王主任给我的方案首先考虑是半切,因为我还年轻,还有生育要求,即使桥本也不会选择全切,具体看术中结果。

但是现在甲状腺疾病发现率太高了,等他的手术太耗时间,也许穿刺后两三个月。开始半个月我还是坚持等着二电话。

后和家里人还有那个病理科姐姐商量后,决定在自己家一公里内的三甲医院做,也是我们市最好的综合医院。姐姐给甲状腺外科打了招呼,医生马上通知住院。手术安排他们科主任做。

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告诉家里的父母。我是家中独女,从小到大都是家里的掌上明珠,我身体也算争气,除了小时候淋巴发炎住院过,其余就没住过院。

我考虑过瞒着父母,但是没有做到。那天妈妈在做饭,我告诉她这段时间的就诊,告诉她可能是恶性的,不好的,始终不敢提一个“癌”字。妈妈回了一句:“你说什么呢?怎么可能。”

作为母亲,她怎么也不敢相信我说的这些话。后来我老公也和她谈了几次,给妈妈普及甲状腺癌的知识,终于她接受了我生病的现实。

我术前某一天在街上,我妈妈遇到了很多年没见的朋友,看到对方脖子上有疤。她自然而然地提到了我甲状腺结节的事情,当然她是隐瞒了恶性。

没想到对方阿姨却说起了自己的病情,她说她女儿单位体检怀疑恶性,在邵逸夫医院手术结果是良性。因此她也做了个检查,因为她有多年的结节,有点大了,既然女儿也做了手术,她想着自己也做了吧。

结果没想到,她一直以为良性的结节术后大病理居然是恶性。她告诉我妈妈,她得了甲状腺癌,所有的医生都告诉她,这个病和其他癌不一样。她还让我妈妈别怕。

后来的一天,我妈妈对我说:“我先前真的是吓到了,后来听那个阿姨说了,加上你们告诉我这么多,我这颗心终于放下了些。”

正因为如此,术中快速病理是恶性的时候,我妈妈明显比我爸淡定的多,事后听妈妈说,你爸看到医生拿出快速病理结果的时候,你爸整个人都傻掉了。

这么多年,让家里老两口提心吊胆担心受怕,我一直很自责。这几年的意外,折腾了我,也折腾了父母,为人子女,却不能给他们安逸快乐的晚年,很很心痛。

我是4月25日来的月经,27日去住院,术前检查。科室叶主任拿到我之前所有的检查报告,说你这个恶性很明显,如果我看到了,基本就让手术不用穿了。加上超声主任的签字,那80-90%概率就中奖了。如果黄主任穿刺不到,那就真的没谁可以穿了。

原来,叶主任是在浙二待过的。暂定29日手术,术前检查是心电图,血液,肝胆胰超声,心脏超声,甲状腺以及颈部动脉超声,胸片,喉镜,肺功能。4月29日早上第一台手术。8点医生上班,我7点多就等护工来推走。

终于来了,我上了厕所,反穿了病号服,我就躺在推车上,一路被护工大叔推着走。从病房到手术室,一直仰头看着上方,那一刻我异常的平静,我没有一丝丝害怕。最后进手术室那一刻,我是没有见到家属的,因为通道不一样。

第一台手术,但是等候区已经排了好几辆推车,都是准备第一台手术的病人,有肝胆胰的,有胸部的,有和我一样甲状腺的。

护士一个个轮着过来扎留置针,挂上点滴,特别温柔,还会问:“今天做什么手术知道吗?哪位医生给你做知道吗?”话说那个留置针真疼啊,这些年扎过那么多针,只有这个到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发怵,还记得我旁边躺着的那位年轻小伙被扎得嗷嗷叫了两声。

一位阿姨做乳腺手术,躺着挂点滴,腰疼的不行,小心翼翼地坐起来,我躺着,斜着脑袋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墙面上的钟。

终于进手术室了,我被推进去了。手术室真冰凉啊,让人冷静也让人害怕。护士让我自己从推车上爬到手术台上。

他们正井井有条地在做准备工作,也有闲聊的,我躺着心里真不是滋味,有种我为鱼肉、任人宰割的感觉。有个人过来开始摆弄我的衣服,还说你怎么知道衣服反穿,还挺聪明。

还有个被称呼为老师的,过来拨动下我的留置针还有胳膊,然后我就不省人事了。手术开始了。我是第一台手术,醒来是被护士拍肩膀“哎哎哎,醒醒,好了哦”叫醒的。

醒过来第一感觉是脖子疼,喉咙里有东西卡住了似的,想咳嗽。护士会过来问:“有没有不舒服?”我一直回答:“我想咳嗽,喉咙痒。”护士回答:“咳吧,没事。”然后就是等待,醒来后最想见到父母,见到老公。

我不知道在观察室待了多久,终于被护工推回病房。进电梯后,我问了第一个问题:“现在几点了?”我想自己推测手术做了多久,想听听自己声音有没有变化?没想到声音居然挺好的,我很意外。

护工回答:“11点40分”送回病房是需要家属和护工一起把我抬到病床的。可这个时候,我的爸爸妈妈,我的老公却不见了。

后来才知道,有两个手术室门口,他们等错了门,迟迟没有等我出来,后来还是护士打电话叫家属回的病房。术后6小时是不能睡枕头的,也不能深入睡眠,老公一直陪在床头讲话,不让我睡着。

我似乎有些亢奋,一直追问有没有看到我的甲状腺,怎么样?我好像声音没有受影响,精神也不错,隔壁床阿姨看了,一直夸我年轻人中气十足。

下午主任做完手术来看我,看看我的伤口,告诉我结果和浙二穿刺一样,其他没有多说,我恢复得挺好的,引流管带了三天没什么血了,就拔了。妈妈每天给我做好吃的粥,老公也请假陪在身边,朋友陆续看望,我也一天天好起来了。

出院前拿到了大病理,有两颗淋巴转移,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因为之前检查所有的淋巴结是没有发现异常的。既然手术,我也不想再纠结转移的事情,主任说了,转移了都清扫出来了,不用怕。

术后是每天2颗“优甲乐”,一个月复查,开始tsh降得很低,有点药物甲亢,再调。直到术后三个月,每个月复查调药,终于把tsh控制在了0.099比较稳定,游离t3t4也正常了,此时每天一颗“优甲乐”,半年后复查。

术后三个月,第一次超声,正常。甲状腺右侧和峡部切除,没有肿大淋巴结。再三个月后,我有一段时间肠胃不适拉肚子,看医生抽血,那我就索性要求再查个甲功。

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以为一颗“优甲乐”控制得很好的情况下,我tsh值突然爆表到15+,那刻我彻底慌了,满脑子都是复发的字眼。立马找主任调药,然后又是每个月的监测调药。

直到11月,主任说我桥本好难控制,两颗“优甲乐”的情况下,tsh只能维持到 0.3,但是游离t3t4已经超出正常值,长期下去会对心脏骨骼有负担,不能加药了,而且最好减少为1又4/3,

我还是不放心,提出质疑,tsh如果不能控制在0.1以下,我怕复发啊!主任表示无奈,让我心理压力别那么大,过量吃“优甲乐”你会受不了的,你已经有甲亢的表现了。

我不是一个听话的病人,目前我始终是保持每天2颗“优甲乐”。他让我半年复查一次,我不听,每个月去查甲功,上次三个月突然的爆表让我不敢轻视。

从第二次流产以后我就选择了辞职,加上甲状腺手术,一直在家休息了一年多。期间有考虑过重新找工作,但都被已婚未育的歧视给委婉拒绝了。现在的我,只想好好养身体,以最佳的状态去迎接我未来的孩子。

失去孩子的那两年,我觉得自己的世界黑暗了。怀疑癌症的那段时间,感觉我的世界要塌了。宣布癌症的时候也一度觉得自己还这么年轻,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做,父母还未享福,我却要死了。

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仿佛所有的幸福都离我而去,我被世界给抛弃了。为什么偏偏是我?为什么要让我经历这么多?我掉过多少泪,多少次噩梦里惊醒嚎啕大哭,这些除了老公谁也不知。

除了他和父母,没有人知道我得的是癌症。我也一度抑郁紧张到肠易激综合征,然后跑医院各种检查。当我敞开心扉告诉消化内科医生,我是甲状腺癌患者后,她告诉我:“你没有病,只是心病,你若是好好调理,肠胃会好的。”

从开始的无知到害怕,从慢慢学习到坦然接受,我感觉自己的心境成熟了很多。当别人问起,你孩子多大了的时候,我会勇敢地摇摇头。当别人和我分享育儿经的时候,我会说一句,好可爱。

当然,如果说不羡慕,那是假的。我也埋怨过老天,他太不公平了。日记里都是质问,别人轻而易举的幸福到我这里怎么这么难?可是,正是因为经历了这一切,我比以前更加珍惜自己,我学会了控制脾气,学会了释怀,学会了拿的起放的下。

现在的我,每天运动,每天给心爱的照顾饮食起居,规律地生活。就在去年,我成功的诞下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宝宝,就像我相信,只要我好好经营我的生活,好好管理自己的健康,我想要的,都会回来的。

为了家人、为了宝宝,我也要努力!有时想想,一场病可能会让人有天翻地覆的变化,这种变化可能会让你一生受益无穷!

温馨寄语:

这位孕妈妈是17年加入抗癌卫士病友互助交流群的,在群里,她也分享过自己碎片化的经历,也得到了癌友们的关心、鼓励,更得到了抗癌管家专业的康复建议。

现在,她比健康人还要过得开心、幸福,从充满绝望到充满希望,一路走来,抗癌卫士见证着她的蜕变,我们也希望所有的癌症患者都不要放弃希望,勇敢的改变自己,那么奇迹自然会来到你的身边,

如果您想与癌友们共同交流抗癌经验、相互关心鼓励,那么不妨加入“爱硒健康病友互助交流群”,与我们一起战胜癌症吧!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一位孕妈妈,先后失去两个宝宝,又罹患癌症,她的抗癌经历是什么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