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可怕!多国发现新冠病毒变异毒株,传播加快了十倍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 作者/八旦目

病毒,远远比人类想象的要复杂。

尽管全球各国的新冠疫苗竞赛正在进行,疫苗预购量已经达到至少57亿剂。

但科学家研究的速度,可能还是赶不上病毒变化的速度……

最近,多国通报发现新冠病毒发生了变异。

据《印度报业托拉斯》8月15日报道,印度东部奥里萨邦的研究团队最近对1536个样本进行了病毒测序,

首次发现了两个新的病毒谱序,以及73个新冠病毒毒株的新变种

马来西亚也宣布,该国现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确诊了4例D614G变异毒株。

D614G这种变异毒株的传播速度可能比一般毒株快10倍。

目前,马来西亚卫生部门还在检测是否有更多变异毒株病例。

马来西亚卫生部总监提醒公众:


此毒株传播速度较快,意味着更容易出现“超级传播者”。因此民众需要更加小心,注意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并继续保持社交距离。


此消息一出,民众一片哗然。

人们关注的重点是:

病毒变异后,现在研制的疫苗还有效吗?

当地时间8月13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新冠疫苗研发过程极为复杂,存在风险且成本高昂,全球各地区需要多种不同类型的候选疫苗。

当疫苗最终成功研发出来以后,需求将大于供给。

但上海交大医学院上海市免疫学研究所教授、上海市免疫学会副理事长王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公众不必恐慌,这些变异造成目前研发疫苗失败的可能性比较小。

目前研究中的新冠疫苗有足够多的位点可以产生免疫保护作用,更何况很多基因位点的突变不一定会让疫苗失效

王颖还指出,新冠病毒的变异可能具有一定地域性,各个地区的流行株可能存在不同的突变。

这种地域性与人种的遗传背景有关,所以在印度发现的73个新型变种,不太可能在中国开始流行。

7月6日,张文宏医生谈到了当时有多达29%的新冠病毒样本出现D614G变异:

目前的证据还无法证实D614G突变病毒株的毒性更强,而且D614G突变不太可能对目前正在研制的疫苗的疗效产生重大影响。但是在疫情逐渐进入深水区之际,后续还会有较多的不确定性,还需要更多实验验证和监测变异现象。

不可否认的是,病毒变异给疫苗研发制造了更大的麻烦。

仅靠一种疫苗是不可能应对所有变异病毒的。

在前段时间的世卫组织新冠肺炎例行发布会上,世卫组织首席科学家苏米娅·斯瓦米纳坦表示:

实验室研究发现,新冠病毒D614G变异可能导致病毒加速复制。

利用高中生物学习的知识解答一下:

新冠肺炎病毒是RNA病毒。(划重点!!!)

RNA病毒有一个特质,让我们复习一下高中生物课本的知识(有可能是今年高考考点!)

RNA病毒的遗传物质一般是RNA单链,碱基暴露,容易发生基因突变。

新冠病毒D614G变异简单地来说——

就是病毒身上的刺儿变多了,跟细胞结合的几率大大增强。

意味着可能加强其传播性。

其实二月份就已发现D614G变异。

欧洲等地发现的早期病毒基因序列中就已出现该变异,有研究显示29%的新冠病毒样本都出现了该变异。

带有该变异的病毒早已在欧洲及美洲传播,并且感染细胞的能力较前显著增强。

2月华盛顿遭到了原始毒株的攻击,但到了3月份,变异的毒株开始主导传播。

纽约州在3月15日左右还在传播原始毒株,但几天内变异的病毒很快后来居上。

北京6月份的新一波疫情爆发后,经过专家对病毒的基因测序工作来看,

正是这种变异的毒株D614G(G614)。

不是新变异,也不老,但传播速度更快。

首先,病毒变异不是危言耸听,值得大家警惕。

病毒变异有可能会加大传播几率。

目前关于D614G变异毒株有四点新认知——

1.D614G变异株已经占全球新冠病毒的主导地位;

2.D614G变异株具有更强的传染性和更高的病毒载量;

3.D614G变异株与COVID-19的感染严重程度无关;

4.D614G变异株可能会降低对个别恢复期血清的中和敏感性;

在2月之前,全球流行的病毒株主要是D614。

但是从2月之后,病毒开始变异,D614G异军突起,并且迅速占据了主流。

到目前为止,全世界一半以上的的病毒都是变异的D614G。

而毒株的扩散有最大的可能性是——

D614G病毒株感染能力非常强,是原先的10倍左右。

感染能力强的毒株可以通过扩散迅速压过感染能力弱的病毒株。

其次,变异对于RNA病毒的研制疫苗工作也比较艰难

疫苗的本质是一种抗原,但它没有致病能力(或者非常弱),它会刺激身体产生抗体对抗特定的病原体。

那么,科研人员自然希望病原体的这一部分尽量稳定,这样疫苗研发的成功率就比较大。

这就好比你仅凭着一张照片去机场接人,如果这个人衣服、发型都和照片上一致,那你可能比较容易认出来,反之就困难多了。

疫苗研制困难有多大?

大家需要了解的一点是,人类迄今为止没有成功研发过任何一支冠状病毒疫苗。

SARS过去17年了,迄今为止也没有SARS疫苗上市;

埃博拉疫苗当时WHO给了最高级别的支持,国际上几个制药巨头全都上了,结果硬是倒腾了六年,世界上第一支埃博拉疫苗才在去年年底上市。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消息,由军科院军事医学研究院陈薇院士团队及康希诺生物联合申报的腺病毒载体重组新冠病毒疫苗(Ad5-nCoV)专利申请已被授予专利权,这是中国首个新冠疫苗专利。

目前,这款疫苗应还处于三期临床试验阶段。

其实,病毒的变异和一些国家没有第一时间控制好疫情有很大的关联。

最开始,D614G毒株只出现过7次。

某些国家对疫情不加重视,控制不住疫情,成了大型病毒培养皿。

RNA病毒本就容易发生变异,加之不断地扩散传播,病毒一代又一代地疯狂繁衍,这种变异的几率就被大大提高了。

三月份之后,这种毒株在全球惊人地疯长,

以至于到现在强势病毒压倒弱势病毒,成了主流。

今年秋冬,将是新冠病毒流行的重要转折点。

在疫苗问世之前,勤洗手、戴口罩、保持安全的社交距离,仍然是最有效的防控办法。

欢迎关注精准医学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方法1:微信查找(精准医学)。方法2:加微信公众号(precismed)。

想了解我们的癌症预防及治疗情况,请搜索我们的三个公众号,关注了解:1,女性癌健康;2,植物硒教授;3,癌友群。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可怕!多国发现新冠病毒变异毒株,传播加快了十倍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